在中国,任何大街小巷总有琳琅满目的各色小吃,作为一名称职的吃货,每次,我也不辱使命,满载而归,至今好像也没有遇到过吃不动、嚼不烂的东西。

来到埃塞以后,算是遇上劲敌了,好像很多东西都咬不动、吃不透。

在埃塞看到的第一种当地小吃当属其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街头随处可见的烤玉米了。下班路上,饥肠辘辘的我,闻着十里飘香的烤玉米,情不自禁跟随香气大跨步追寻其源头。看着炭火上面被烤的金灿灿的粒粒饱满的玉米,没有出息的我竟口水直流三千尺,毫不犹豫的挑了一根个头最大的。

得意洋洋的我抱着热呼呼的玉米,满怀期待的咬下一大口,坚硬无比的玉米远不像看起来那样可口,第一口竟没有成功咬下一粒,反倒把牙齿硌得直发麻。不甘于浪费粮食,我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吃上一口,味道和国内的截然不同,无法与之比较,费心尽力吃了不到一半,牙齿已经酸疼无比,只能在不得已情况下放弃了,这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人生中第一次在吃方面遇上对手。

本以为烤玉米会是我人生中第一个亦是最后一个无可奈何的食物,遇到埃塞当地的甘蔗以后,我才发现自己道行太浅。

在埃塞,卖甘蔗的小推车随处可见。第一次遇到是在卢旺达菜市场门口,一个卖甘蔗的小贩旁边蹲着一大堆当地青年男子,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本地产的黄黄的甘蔗。见他们啃得如此津津有味儿,我也忍不住掏出钱包买了一小节。经过上次玉米事件,实在不敢买太多。想着先买一点尝尝,试试水。果然,我是明智的,它硬得像工地上小工用来挑水泥的扁担。即便我已使出浑身解数,也无可奈何,只能放弃挑战。真奇怪,为何当地人吃的时候就那么软呢?

埃塞的小吃犹如铜墙铁壁,文化传统亦是牢不可破。现在已经在埃塞呆了两年的我,也吃不透他们的文化习俗。就比如说较为典型的乞讨文化吧。埃塞首都亚的斯,沿街乞讨的流浪人士可谓比比皆是,有残疾人、有小孩儿、但最多的还是四肢健全、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为什么他们就不愿意找份工作,通过劳动赚取自己的生活费,而是心安理得、不做任何努力坐享其成?还有一些经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亦是如此,一旦你跟他们熟络起来,他们便开始让你学习这一文化。

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金马一高校领导来亚的斯参加联席会议,我负责安排酒店,接待来访人员。一切都很顺利,直到最后他们退房离开以后,我去酒店拿账单及发票,发现客人已经把账单、发票外加剩下的房款一并拿走了。我联系客人想要将其要回,方便后期报账,客人的回复真叫人始料未及:“发票账单,我可以给你,但是余款,我已经花光了,无法退还。”说得竟然如此心安理得。

总而言之,来到埃塞两年之久,至今还有好多吃不动、嚼不烂、有待学习的东西,只能以后慢慢学着消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