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埃塞俄比亚首都的鸡蛋价格从3.50比尔涨到5个比尔。饲料价格的急剧上涨,导致这个由埃塞国内少数人主导行业下的鸡蛋价格上涨速度非常之快。

? ? ? ??Aster Alemayehu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二十多岁的时候就生活在比肖夫图,位于亚的斯亚贝巴东南41公里处。在过去的两年里,她一直是农场的主人,目前饲养了2600只鸡。

四个月前,几乎每一只鸡每天都会下一个蛋,生意很好。然而,最近鸡饲料变得昂贵,因此她被迫购买便宜的饲料。

“每天只有75%到80%的鸡下蛋,这与以前的95%的生产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管理Aster农场的Gemechu Desisa说。

在奥罗米亚地区拥有最多家禽数量的Bishoftu镇,估计有2040万只鸡。亚的斯亚贝巴的消费者很明显的感觉到价格的变化。之前一个鸡蛋的价格为3.75 比尔,而在1月初,Genna(埃塞俄比亚的圣诞节)节日时候的最高价格是5比尔。

价格上涨的受害者之一是Bilos糕点店。“我们正努力将每两天消耗2万枚鸡蛋的糕点产品的鸡蛋消耗降到最低,我们现在正从那些愿意为我们提供4.50比尔/个鸡蛋的零售商那里购买,”Zerihun说,他是位于Sierra Leone street的Bilos糕点店分店的经理,“我们已经开始寻找其他可以替代鸡蛋的原料,因为我们无法承受不断上涨的鸡蛋价格。”

而鸡蛋供应商们把鸡蛋价格的上涨归根于鸡饲料价格的上涨。

Alema Koudijs是一家生产饲料的公司,现在每个月生产大约5万公斤的动物饲料,其中60%是鸡饲料。另一个饲料生产商是Elfora公司,也在Bishaftu,它有一个专门生产鸡饲料的部门,生产部门的经理Teshal Wolqa认为,?“都是因为鸡饲料的生产原料短缺,我们已经没有库存,马上我们的生产就会陷入危机,”Teshale说,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因为外汇短缺已经很难进口饲料的原料。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Teshale担心Elfora公司将不会继续每月生产120万只鸡蛋,甚至会影响到全国的鸡蛋生产。

据中央统计局(CSA)的农业调查报告显示,上一财年,埃塞本国生产了1.276亿枚鸡蛋,其中超过四分之三是由本土品种生产的,剩下的则是混合和外来品种。在同一时期,大约有1357万只鸡被出售。

进口鸡饲料中含有超过14种成分,其中维生素和不饱和脂肪酸是主要成分。后者主要是在大豆中发现的,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大豆的价格从每吨7000比尔飙升至20000比尔。

小麦、米糠、麦粒、盐和玉米的副产品是其他饲料。用于肉鸡生产的鸡饲料从10650比尔每吨增加到11850比尔每吨。

27岁的亚伯拉罕·塔法(Abraham Taffa)是一名兽医,他有1800只两个月大的小鸡仔,这花了他8000比尔。他说:“家禽业就像印钱一样,但要有一个好的管理,并且能承受各种挑战。”他认为,货币的贬值并没有起到帮助作用,但却为鸡蛋价格的上涨提供了原因。他说现在市场上的一切东西都在戏剧性地增长。例如小鸡仔,需要通过一个圆型的塑料饮水器喝水。这种饮水器曾经来自印度尼西亚,售价140比尔。现在这种已经从市场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来自中国的饮水器,他们的售价是200比尔到250比尔。

其实在价格上涨之前,政府就一直在关注家禽产业。为了加强此行业,位于比肖夫图的国家家禽培训中心在三年前就设立了。

由埃塞俄比亚农业研究所(EIAR)管理的这个项目是由埃塞政府的相关部门和荷兰政府提供的价值700万比尔的设备以及捐助的400万比尔从而发起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荷兰人来了,并进行了培训,但在管理和后勤问题上的分歧让这个项目举步维艰。”

家禽行业的高级研究员Wendmeneh Esatu (PhD)表示,无论是小型农场还是大型农场,家禽养殖业都依然沿用着老旧的传统饲养模式。

据统计机构2016/17年的报告显示,埃塞俄比亚拥有大约5653万只家禽,其中94%为本土的, 3.21%为杂交的,2.49%为外来鸡种。

Wendmeneh表示,官僚主义和缺乏提供给当地投资者信贷以及土地的做法降低了该行业的活力。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体系,提供创新,用本地生产的饲料取代进口的人工合成的饲料。这是鼓励小型家禽企业的最好方式,就像Aster的一样。

Aster她的养鸡场现在较于最初的资产增长了50%,达到了100万比尔,但随着鸡饲料价格的上涨,Aster难以承担。

她沮丧地说:“我在自己的生意中几乎看不到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