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8年5月11日起,埃塞俄比亚的首个工业园博勒莱米Bole Lemi工业园区的工人们在工厂里罢工了5天。他们要求更高的工资和良好的工作环境。

 

早些时候,博勒莱米工业园区的罢工只发生在一家工厂,后来达到了四家。这些工厂是来自韩国的Shints Garment Solution、两家印度公司Arvin Garment和Ashetn Apparel和台湾的George Shoe乔治鞋厂。

其中第一家公司韩国的Shints Garment Solution有工会,这也是罢工开始的地方——他们向员工支付900到1600比尔的月薪。

后来工业园的情况恶化了,气氛紧张,联邦警察部队进驻。园区和工厂的管理阶层,工业园区开发公司(IPDC)和埃塞俄比亚投资委员会(EIC)的官员都参加了会议。

在讨论过程中,工厂管理层同意加薪,但前提是工人的生产率需要提高。他们还表示,只要员工端正他们的工作态度,他们就愿意放宽工作政策。

工厂管理层抱怨当地劳工的时间观念和效率太差。但劳工们抱怨他们受到了虐待,据一名女性劳工说,她所在的皮革厂的最高工资是1500比尔,而最低工资只有一半。

工人们总共提出了56个问题,包括加薪、奖金、操作安全与健康(OSH)、加班工资、纪律措施、病假和年假,以及糟糕的交通等等。

? ? ? ??2014年投入运营的该工业园的园区有20个厂房,现有14200名员工,其中13000名为女性。大多数工厂生产服装,其中九家工厂生产鞋子和手套。

工业园的管理层说,他们正在努力解决分歧,并且有好的迹象。

这些公司的管理层表现出积极的态度,表示增加对伙食、交通和住房的补助。shints服装公司打算在园区周围建造宿舍,该公司运营副总裁Shiferaw Solomon表示。

埃塞俄比亚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本财年上半年吸引了价值22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但国际劳工组织(ILO)和工会联合会(CETU)指出并批评了当地企业缺乏工会,低工资和涉嫌虐待员工。

“主要的问题是缺乏工人协会,”工业协会和通讯主管Muluneh Dessalegn说。“如果不把他们组织起来,问题就会持续存在。”Muluneh说,联邦政府正在讨论最低工资的问题。

“政府有权进行干预,除非担心阻碍外国的直接投资,”Mehari Redai(博士)说,他在Addis Abeba Unversity的法学院有20多年的经验。“组织工会的权利是国家法律赋予的权利,投资者也知道这一点,但他们不愿意意识到这一点。”

工业园区开发公司已成功在博勒莱米、亚的斯工业村、克林图和哈瓦萨等地建造了工业园区,该公司在默克雷、空博洽和阿达玛的工业园正在建设中。而德雷达瓦工业园区即将上线。

到目前为止,工业园区的收入已超过1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