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比·艾哈迈德博士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他要满足来自不同阶层选民的巨大期望。

在经历了三年的社会动荡之后,包括大规模的反政府抗议活动,新总理阿比·艾哈迈德博士可能会享受一个蜜月期——很早的时候他就许诺给大众他能给国家带来稳定、团结和改革。

 

阿比在他40岁出头的时候就担任着奥罗莫州的领导人职位,他有着复杂的种族和宗教背景。他现在是非洲国家中最年轻的领导人,并且领导着四个以种族为基础的政党之一——奥罗莫人民民主组织(OPDO)。

 

对于人民长期要求改革的呼声,他面临着重大的压力。特别是埃塞俄比亚自2014年以来一直以来的抗议活动,抗议主要发生在奥罗米亚和阿姆哈拉地区,这两个州占埃塞俄比亚近60%的人口。

 

神秘而复杂的联盟。

尽管受到如此之大的压力,作为执政党的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EPRDF)在2月份的Hailemariam Desalegn辞职后,竭尽全力确保了正式的选举。

 

阿比博士在最终的选举中以108票的优势赢得了最终的选举。在选举过程的最后一分钟,副总理丹米克·梅克南(Demeke Mekkonen)退出了选举。

 

阿比在政党中地位的提升是因为OPDO和ANDM之间的联盟,这个联盟对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影响力的削弱做出了巨大贡献。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是自80年代末一直处于埃塞俄比亚的统治政党。

 

建立全国选民基础。

阿比总理是一个国家和政党的统治者,他需要加强他的民众支持来巩固权力和实施国家改革。他将面对来自EPRDF的精英们的挑战,他们反对Abiy的选举(主要是TPLF的保守派),认为他的上台是对他们权力基础的一种威胁。

 

阿比在他的总理任期的第一个月进行了一次全国范围的和解之旅,他先后访问了索马里、奥罗米亚、提格雷、阿姆哈拉和南部各地区,并使用三种语言传递了宽恕和统一的信息,即奥罗米亚语, 提格雷语和啊姆哈拉语。

 

尽管他通过民族主义运动上位,阿比博士的目标是针对所有埃塞俄比亚人的,并且他强烈反对因种族区别为目的抗议而造成人民的流离失所。这些举动无疑增加了他在城市精英中的支持率。

 

此外,考虑到EPRDF内部现有的机构和种族情况,总理的第一届政府的权力平衡是需要慎重考虑的。尽管OPDO确实拥有许多重要职位,包括总统、总理、外交部长、国防部长、税务和海关当局和司法部长。

 

阿比博士的主要竞争对手Shiferaw Shigute已经从EPRDF秘书处调到农业部和畜牧部门,这被视为降职。而他的继任者,则是“TPLF的副主席”。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任命是埃塞俄比亚历史上第一个女性议会发言人Muferiyat Kamil。

 

安全部门和内阁重组。

阿比博士需要在平衡权力、政治与安全方面建立共识,最敏感的是在安全部门和政府权力构架方面。

 

奥罗米亚族人现在在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里占了多数,这使得OPDO在现任政党中有很大的影响力,包括决定何时取消6个月的紧急状态,这个紧急状态是在今年2月份重新实施的,并遭到了许多奥罗米亚族议员的反对。

 

阿比博士了解军事情报机构的工作方式,因为他曾在武装部队和埃塞俄比亚情报网络安全机构(INSA)任职。值得注意的是,他迅速调整了INSA和金属和工程公司(由军方经营的大型国有工业公司)的领导层。公司试图破坏新任命的提格雷族的领导已被其他族群的管理所取代。

 

埃塞俄比亚国防军总参谋长萨莫拉·尤尼斯将军和军事情报总干事塔奇·阿塞法都保留了他们的职位(尽管他们认为萨莫拉可能很快就会离职)。

 

在过去几十年里,埃塞俄比亚安全情报机构的领导层归属于同一个权力族群。但最近采取了平衡权力的行动,确保军事和情报部门的领导们来自不同的地区,这表明阿比博士明白在埃塞俄比亚的安全状态下平衡权力变化的微妙关系。

 

政府还进行了几项改革,例如关闭臭名昭著的迈克维监狱,恢复地区的移动互联网,释放数千名政治犯(其中一些人后来被重新逮捕),另外还允许反对派领导人出行,包括与他们讨论改革方案。

 

地方的选举被推迟到今年9月,以给当地政府时间来解决部分问题,然后解除紧急状态并实施选举改革。但议会已经就选举委员会的自治、选举管理条例和代表比例制达成了一致。

 

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与EPRDF以外的各政党举行了会晤,并于2020年举行全国选举,此举可能会扩大政治空间,包括国家和民族的反对党,以及关于联邦制、经济发展、安全部门和法治建设等基本问题的讨论。但是,即使这样,政治的开放也会迎来重大挑战。

 

更重要的是阿比博士必须在埃塞俄比亚的种族融合中满足更公平的联邦制和自治的要求,同时还要保护国家计划及工业化和基础设施项目,这些项目推动了埃塞俄比亚长达10年的8% – 10%的GDP增长和非洲增长最快国家的经济地位。

 

以EPRDF为主导的国家统治政党的政策放开,可能会使得其他政党获得更大的政治自由,包括直接控制国家发展和工业化政策。但是,围绕“民主集中制”和“发展中国家”的意识形态形成的共识,可能会弱化其联合政府,从而威胁到EPRDF的未来愿景。

 

新总理的主要任务是通过包容性的领导来统一他的联盟成员和其他的族群,并通过建立共识来平衡改革。长期来看,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政府愿景,以及阿比博士能否说服EPRDF的成员,改变国家的治理结构和政治经济,同时履行对国家发展目标的承诺。

 

 

作者:艾哈迈德·苏莱曼

非洲之角,研究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