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比·艾哈迈德,非洲最年轻总理,一个有着良好学术背景和军事资历的政治家,于2018年4月2日宣誓就职埃塞俄比亚总理之后就开始了他忙碌的政治旅行。

Abiy第一站访问索马里地区

他这次访问的主要目的是处理奥罗米亚和索马里地区边界冲突的问题与安置流民。

新总理谴责这场导致数千人死亡,约100万人流离失所的冲突。他说,事件是“不恰当的,没有尊重我们自己民族的传统文化,这让我们非常的羞愧。”

在他访问索马里州地方政府的所在地Jigjiga的时候,Abiy会见了宗教领袖、高级地方政府官员和来自这两个地区的知名人士。

总理代表团包括副总理梅肯恩、奥罗米亚地区主席梅杰萨、外交部长盖贝胡(博士)和其他高级区域和联邦官员。

在与公众的不同代表举行的公开讨论中,Abiy坚持两州领导人共同努力,在两个地区的兄弟人民之间实现适当的和解。

他在集会上说:“如果我们要打仗,就得靠借用拖拉机和推土机来推动发展。”

随后,他呼吁两名区域首脑在集会前握手,以示他们承诺在两个相邻地区实现真正的和解。

他于2018年4月5日访问了Jigjiga,就在他就任国家总理的五天之后。

 

这次和平之旅的下一个目的地是Ambo

一个距离亚的斯亚贝巴100公里的城市,位于奥罗米亚州,这里曾是社会动荡的中心。

当他的车队抵达时,道路上热情的人们挥舞着埃塞国旗和奥罗米亚州旗。

估计约有5万人上街迎接Abiy的到来。他被赠予一匹马,一支矛和盾作为崇高的赞美。

与他在Jigjiga的访问类似,与Abiy同行的还有Demeke, Lemma和Workneh,他们与Ambo周边的小镇和地区领导人进行了会面。

Abiy的开幕致词是感谢他的同僚和奥罗米亚执政党-奥罗莫人民民主组织(OPDO)。他重申,“领导奥罗米亚地区是国家赋予我们的责任。”

在Lemma的演讲之后,Demeke说,“这是历史性的一天”,“埃塞俄比亚的变化应该归功于Qerro。”

Abiy在副总理Demeke的邀请下进行了演讲,说“年轻人是奥罗莫人的盾牌和保护者”。

“我很高兴能在Ambo和你们见面,”Abiy说。

“最近和平的权力转移是我们国家所达到的民主水平的证明,它表明我们的Geda制度(奥罗米亚州特有)对我们的民主化进程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他还向与会者提出了一个想法:“我们必须共同生活在相互融洽的氛围中。”

安博(Ambo)体育场的与会者都很高兴,其中就有Ambo大学一年级的会计专业的学生Mekonnen Bedada。Mekonnen说,过去三年的动乱现在已经平息了,因为大学生们开始上课了。

在人群中还有来自Ambo大学的农业和兽医科学学院的两名印度讲师——Chandra Selcher Singh (博士)和Mohammed Fakir(博士),他们对这次热情的集会感到惊讶。他们告诉记者,他们被人民对他们领导人的热爱所感染。

在Abiy从Ambo回到首都后,新总理安排了与反对党领导人在Minilik II皇宫的晚餐,在此期间,他敦促反对派(他称之为“竞争党派”)提出具体的政策方向,以便在政治舞台上进行竞争。

“我们的政党和政府一定会努力使即将到来的选举尽可能的自由和公平,”他承诺说。

 

两天后,

Abiy的目的地是

提格雷州的首都默克雷(Mekelle)

他前往烈士纪念碑前献上花圈,然后以军人的姿态敬礼。然后,他走进烈士纪念馆,发表了一篇像他在众议院宣誓就职时所做的演讲。

但这一次,他用提格雷语发表了演讲,这种语言他曾在私下使用过,但从未在公开场合听他说过这种语言。

当他开始演讲时,“尊敬的高级政府官员……”会场里充满了欢呼声。

在演讲中,他感谢提格雷的人民,并感激他们对埃塞俄比亚的贡献,他纯正的提格雷语的演讲,每一段都被热烈的掌声所淹没。

他说:“提格雷州不仅仅是新埃塞俄比亚的发源地,并且它的历史渊源久远。”

他说无数的烈士们为国家的独立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在这17年里,他们与军事集团—Derg进行了斗争。

他还为奥罗米亚地区的冲突道歉,因为他曾经在那里工作,并承诺为这次艰难的冲突事件而努力,而不是再次发生。他还承诺对受影响的民众进行一定的补偿。

尽管厄立特里亚拒绝了他之前提出的和平谈判的要求,但Abiy再次呼吁厄立特里亚政府进行和平谈判。

他在Mekelle待了一天,回到亚的斯,并于2018年4月15日,在千禧大厅与2.5万名青年进行讨论。

? ? ? ??他还于2018年4月16日在喜来登酒店与投资者和商界人士讨论。他说:“我一周工作七天,也希望你们也能够工作七天,振兴埃塞俄比亚的经济。”? ? ? ??2018年4月19日阿比·艾哈迈德总理向人民代表大会(HPR)提交了他的新内阁。全体一致通过的内阁有16位部长的改组或任命,新任命的内阁成员在当天上午的议会宣誓就职。

就在他组建新内阁几天后,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总理

来到了阿姆哈拉地区的贡德尔

并在Fasiledes体育场向热情的人群发表演说。

在他的演讲中,他提到阿姆哈拉人民在与前政权的斗争中作出的牺牲。他说,这里是当时埃塞俄比亚人民民主运动的战士的起源地,现在是阿姆哈拉民族民主运动(ANDM)的发源地。

他说:“阿姆哈拉的许多民族的儿女被逮捕、拷打、杀害,还有一些被迫流亡。”

“为民主、正义、和平与发展付出了无价的牺牲。”

在他的讲话之后,Abiy在该地区的总统格都·安德拉库夫和其他联邦和区域办事处的官员的陪同下会见了公众人民。

他遇到了一系列的问题,从经济发展到边界冲突,以及沃尔卡伊特Wolkayit地区的地位等问题,都是由公众人民的代表提出的。

2016年,Wolkayit的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这在很大程度上与联邦警察和反恐特遣部队联合行动有关,这些部队曾试图逮捕委员会的负责人Demeke Mekonne(上校)。

不幸的是,事件演变成暴力事件,企图逮捕委员会成员的平民和联邦警察的成员都被杀害。

更重要的是,这一事件立即成为了阿姆哈拉州抗议活动的一个直接原因,这一抗议活动扩展到了该地区的首府巴赫达尔(Bahir Dar)等城市。

当新总理被问到这个问题,他回答说这个问题必须根据国家的宪法来解决。他还说,他将会见委员会最近公布的名单中的成员,并将与他们进行讨论。

总理还被要求解决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的边境问题。

他向公众保证,他将与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 Bashir)进行讨论。巴希尔抵达巴赫达尔(Bahir Dar)参加塔纳论坛。

4月20-21日Abiy前往巴赫尔达尔进行同样的工作并举行塔纳论坛。

外交部长杰贝胡(Workeneh Gebeyhu)陪同Abiy参加为期两天的高级别高层论坛。苏丹总统奥马尔,乍得总统伊德拉斯·德比,多哥总统Faure Gnassingbe,以及几内亚总统阿尔法·康迪均是受邀的领导人。尼日利亚前总统奥卢塞贡·奥巴桑乔和前加纳总统约翰·德拉马尼·马哈马也将参加这次论坛。第7届塔纳论坛是关于非洲安全问题的高级别论坛。该论坛每年一次,汇集非洲领导人和利益相关方,参与和探索非洲主导的安全解决方案。

预知后事如何,请继续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