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

?

——泰戈尔《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如果每一座山都有一居住着神,我觉得乞力马扎罗是我见过最美的那一位,不似西藏的山神圣纯净,也不似欧洲的山的峻拔冷峭,反而带着一种温柔的安静。当然啦,她确实也是对登山者最友善的世界高峰之一,大概是因为生活在赤道上,每天看看花草树木和动物,日子过得比较闲适,养成了天然的好脾气。

 

斯瓦希里语中的Kilimanjaro,意思是“灿烂发光的山”。在肯尼亚的安博塞利国家公园,有着看乞力马扎罗的最好角度,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雪山、稀薄的云层下盛开着百花的原野、花丛中缓步移动的象群……生灵被雪山温柔的守护。

然而有高峰,就有低地;有冰雪,一定有火焰。

沿着裂谷的伤痕向北,到达埃塞俄比亚境内的达纳基勒洼地Danakil Depression,郁郁葱葱的原野已变成龟裂的火山岩,薄弱的地壳上分布着五颜六色的硫磺泉,以及非洲25%的活火山。这里是世界上常年温度最高的地方,被国家地理杂志称为Cruelest Place on Earth, 而艾塔阿雷火山便是这严酷中的严酷,那里有全世界罕见的永久性熔岩湖Lava Lake。

当夜幕降临,比天空更黯淡的是死寂的大地,比星辰更耀眼的是滚动的熔岩,被黑暗更可怕的是心中的恐惧,而点亮黑暗的不只是勇气,是探险者彼此照拂的心。

欢迎来到“地狱之门”,你对自己说。火焰是狱所,也是试炼;是折磨,也是洗礼;是欲望,也是热情。你从未征服火山,只是征服了自己;又或许,你见过了火山,却从未见过自己。卡西莫多,我的天使。

 

我不知道从何开始,你用最剧烈的方式将自己燃烧;

我不知道从何开始,你变了模样;

我不知道从何开始,故事又了另外的走向;

我想,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心底蕴藏着同样的火焰,却要给你寒若冰雪的笑颜。

把雪花寄给你,纵使看不见;

把歌声寄给你,纵使听不见;

把雨寄给你,纵使瞬间蒸腾;

把爱寄给你,烈焰可淬真心。

 

也宏大,也轻盈;

也深邃,也纯粹;

冬雷震震,夏雨雪;百转千回,无怨无悔;

时空里停驻的不变守望,是乞力马扎罗对艾塔阿雷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