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2月18日清晨6时57分(北京时间上午11时57分),当一轮火红的朝阳突破云层喷薄而出,将第一缕阳光洒向东非高原时,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刚刚走出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博莱机场航站楼,踏上非洲这片遥远而神秘的土地。?

? ? ? ? 机场内外,旅客们来去自如,秩序井然。似乎2月16日因局部骚乱引发的埃塞总理辞职、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未影响到这个空港的运行。?

? ? ? ? 素有“非洲屋脊”之称的埃塞俄比亚,平均海拔近3000米,东邻索马里,南接肯尼亚,东北紧紧环抱吉布提——亚丁湾进入红海的咽喉。早在600多年前,郑和“七下西洋”时,其船队就有3次到过东非这片海岸,留下千古佳话。

 

小镇上,崛起东非首座现代化药厂?

走出机场,记者乘车前往人福埃塞药业有限公司。它位于一个离机场约70公里、隶属埃塞阿姆哈拉州的小镇。

穿越亚的斯亚贝巴城区的2号公路是必经之路。双向2车道、宽6米的国道两旁,有十几层的楼宇,更有大片低矮的小瓦房;有堂皇富丽的商场,更有一个个简易木棚集贸市场、小卖部;有中国企业修建的现代化轻轨,更有一辆辆穿梭街头的“麻木”、摩托车。

2小时后,汽车停在一栋挂着红灯笼、贴着春联的2层楼黄色房子前。楼前是醒目的招牌:人福埃塞药业有限公司。

这是鄂企在埃塞投资建设的首家药厂,也是东非第一家现代化药厂。去年12月3日,该药厂(一期)正式落成。“工厂总投资1亿美元,占地7万平方米,分两期建设。

目前,一期已完成设备调试,预计4月份可投产,二期正在筹建。”人福埃塞总经理唐育中向记者介绍。三栋黄色的房子分为办公区、生活区、生产区,篮球场、KTV、乒乓球桌等娱乐设施一应俱全。 洗手、消毒、戴口罩、三次更衣后,记者才被允许进入生产车间。

车间内安装的3条崭新生产线一尘不染。人福埃塞技术部负责人程鹏是孝感人,他介绍说,公司主要生产片剂、胶囊、水针、糖浆等4个剂型31个品种,其技术标准与国内药厂相当。

以水针药品为例,配料、洗瓶、灌装、熔封、灭菌等工序均使用全自动化设备,每道工序只需要1到2名工人“把守”。自动化程度之高,眼下国内一些药企也还做不到。

埃塞知名医药经销商Bereket多次参观人福埃塞工厂。他对记者说,埃塞缺医少药,80%的常用药品需从国外进口。人福埃塞全部投产后,能够替代20%的进口药,可有效改善埃塞药品不足、价格昂贵的局面。

“我们还将为埃塞培养现代化医药人才。”唐育中表示,公司招募了50多名埃塞员工,经过培训,他们掌握了生产研发技术,成为埃塞高端的医药人才。

埃塞工业部部长艾哈迈德·阿卜杜说,人福埃塞投产后,对未来引领埃塞医药行业的发展奠定基石。

人福埃塞技术人员向记者介绍自动化生产线

“黄+黑”演绎中非兄弟情?

2月18日是周日,原本休息的埃塞员工Tariku却主动来到办公室加班,制定员工考勤计划。一头卷发,黑色T桖,黑皮鞋闪闪发亮。26岁的他担任人福埃塞人事部部长助理,去年9月,他辞去在法国驻埃塞大使馆的工作,加入人福。

“在埃塞人眼中,进入外资企业工作很有面子,而进入人福,更有前途。”Tariku丝毫不掩饰对人福的喜爱。

他在这里学到了很多新知识,还走上了管理岗位。

他说,将在这里开启新的人生。

听说记者来访,21岁的埃塞员工Elias特意赶来“炫耀”他的叉车技术。一年前,没有固定工作的他进入人福埃塞工厂,不到1个月,就学会了开叉车,掌握了一门谋生新技能。

有工作,能改变命运,是埃塞员工加入人福最朴素的想法。他们也把自己深深融入到企业发展中。

2017年3月,工厂进入设备安装环节,装满50多个集装箱的设备,需要大量人力装卸、搬运。而当时,工厂只有7个人负责设备安装,其中埃塞员工5人。“我当时非常担心人手不够。”令人福埃塞设备部负责人刘鹏飞没想到的是,5名埃塞员工主动申请加班,一干就到晚上12点。那时,“5+2”“黄+黑”成了工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唐育中告诉我们,人福埃塞全部建成后,将安排700多名埃塞人就业。

工厂生产车间大门上贴的春联 雷闯 李剑军 摄

埃塞正经历“中国式繁荣”?

在埃塞俄比亚,除了人福医药外,还有一批鄂企大显身手,奉献着湖北智慧与汗水。比如,全长760公里的东非第一条电气化铁路亚的斯亚贝巴至吉布提铁路,中铁十一局参与建设了埃塞境内240多公里的“四电”工程,铁四院设计了吉布提境内的铁路线路。

在亚的斯亚贝巴西北400多公里的青尼罗河上,湖北省送变电工程公司承建了埃塞“三峡工程”——装机600万千瓦的复兴大坝中的500千伏变电站。

葛洲坝集团承建了特克泽水电站、夏尔公路等多个重点项目…… 岂止是鄂企?在埃塞11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中国企业的身影随处可见。

在埃塞博莱国际机场,记者一下飞机就看到主航站楼前的幕墙上,写着“中国交建”几个大字。驱车亚的斯亚贝巴市区,埃塞唯一的轻轨、唯一的电气化铁路,中铁、中国土建集团是主力军。

五年计划、工业园、招商引资、复兴大坝……过去30年间,中国人熟悉的一幕幕,正在这个远隔重洋的非洲国家上演。漫步亚的斯亚贝巴大街小巷,记者发现到处是脚手架。

在埃塞做过多年土建工程的华商文佳感叹:“这个国家,很像30年前的中国。” 18日,记者在飞往埃塞的航班上偶遇在广州留学的埃塞人成龙(中文名),他说,中国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埃塞留学生。“既然中国能由穷变富、创造经济奇迹,埃塞俄比亚为什么不能?”成龙说,大量的中资企业不仅促进了埃塞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更加深了埃塞人对中国发展模式的了解与认同。

 

关于湖北人:

“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

因为这句话,“九头鸟”一词,成了湖北人的代号。“九头鸟”,最初源于楚神话《山海经》,原文为:“大荒之中,有山名北极天桓,海水北住焉。有神九首,人而鸟身,名曰九凤”。 也就是说,“九头鸟”实为“九头凤鸟”。因为那个时候读书人不多,这话也比较拗口,所以这句话没有流行开。

春秋战国时期,“九凤神鸟”已经成为楚地原始图腾。楚人凭借其丰富的想象力,塑造出一只“身披五彩、鸣若箫笙、非梧桐不栖、非醴泉不饮、非琅杆不食”的大凤鸟,以寄托远大的志向和高洁的抱负。

因而,在楚人心目中,“魂归来,凤翔只”,凤是图腾崇拜,是至真、至善、至美的象征。但随着时间推移,到了明朝,“九头凤鸟”流传成了一只“九头鸟”。明朝内阁首辅张居正,万历皇帝的老师,是湖北人。他在任内阁首辅10年中,实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张居正在整顿朝政时,保荐了九位御史,这九人都是他的湖北老乡,对贪官污吏严厉制裁,革新政风大有成效,那些受到整顿的贪官污吏大为不满,因而私下漫骂“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这便是“九头鸟”的来历。

以此来看,“九头鸟”也是智慧之鸟,代表智慧、正气、诚信、无私、勇敢、革新。因此,了解了这些历史来由大家就都明白,“九头鸟”而是湖北人感到骄傲的称号!

湖北人往往因为这句口头禅被人冠以有心眼儿、腹黑的印象,其实接触久了便会得知湖北人骨子里其实是非常豪爽热忱甚至有点焦躁想要获得别人认同感的实在人。湖北人确实很聪明,往往不经意间就露出精明老辣的底牌,但一旦打入湖北人的小世界里就会发现他们其实非常有公益心和责任感,重情重义、敢爱敢恨、有血性,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湖北人喜欢给自己设定个难度模式以后对目标张弛有度的展开求索,看上去模棱两可,实则有着坚定不移实力。

 

在埃塞俄比亚的湖北老乡还在犹豫什么?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添加并注明“城市-单位-姓名”

即可加入埃塞俄比亚湖北同乡会的大集体,

老乡,等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