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勒森国务卿2018年3月6日在维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乔治梅森大学就美非关系发表演说,当天晚间他将启程对非洲五国进行历时一周的访问。

? ?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启程对非洲进行他首次正式访问的数小时前表示,美国致力于构建“美非关系的牢固基础”,并指责中国对待非洲的方式“造成非洲的依赖性”。蒂勒森国务卿在介绍川普行政当局非洲政策的一次演讲中表示,美国“急于”降低非洲的贸易和投资门槛。非洲目前最大的贸易伙伴是中国。蒂勒森还说。和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在非洲“激励良政,而中国则是利用不透明的合同,掠夺性的贷款条款和腐败的交易,让负债国家陷入困境并削弱他们的主权,从而养成对中国的依赖。”蒂勒森说,“中国的投资的确可能解决非洲基础设施落后的缺口,但是其方式导致了非洲国家累积更多债务,对绝大多数国家的就业没有多少帮助。当这些与政治和资金压力叠加,就会危及非洲的自然资源以及长期的经济和政治稳定。”众议院非洲、全球健康、全球人权和国际组织委员会主席、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发表声明说,中国在非洲大陆的活动和行动已经“助长了盗贼和独裁统治者”。这位美国众议员还说,中国“正在与非洲一些一党制国家建立军事和合作关系,往往破坏良政、法治并伤害非洲人民”。美国国务院前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说,蒂勒森国务卿对中国在非洲影响力的表态“完全正确”,但是“他没有说会对中国的影响力采取怎样的反制措施”。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比如在埃塞俄比亚,美国的投资只有大约5亿6700万美元,和中国超过150亿美元的投资相比相去甚远。一些专家则表示,虽然中国重点关注基础设施领域,美国集中关注教育和卫生,但是华盛顿和北京在非洲大陆可以共同获益。布鲁金斯学会“非洲增长倡议”的副主任克里斯蒂娜·格鲁布斯基说,“我认为,美国和中国在非洲的势力没有必要一定要搞成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水火不容”。她还说:“不同伙伴在非洲大陆都有很大的参与机会。”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6日开启他上任以来的首次非洲之旅。

美国媒体为其列出的访问重点包括“为特朗普总统的‘粪坑国家’言论道歉、弥补裂痕”“促进美非反恐合作、贸易合作”及“抗衡中国影响力”。

为了配合蒂勒森此次出访,美国国务院官员在前期吹风中甚至不惜颠倒黑白诋毁中国“推高非洲国家债务”,美国智库还炮制所谓报告,称中国“向小国转嫁债务”。这些谬论6日遭到中国外交部和学者批驳。

据报道,3月6日至13日,蒂勒森将对非洲5个国家——乍得、吉布提、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尼日利亚进行访问。《华尔街日报》称,蒂勒森6日在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发表演讲,详述特朗普政府的非洲政策,之后开启访非行程。

“美国官员称,中国在非洲持续增长的影响力将成为蒂勒森访非时关注的核心焦点”,《华盛顿时报》4日称,美国对中国在非洲大陆上不断扩张的影响力感到“沮丧”,蒂勒森今年2月也曾警告警惕中国的“掠夺性投资”。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美国国务院官员2日就蒂勒森访非对媒体吹风称,中国加大对非洲的开发援助让各国背上了沉重债务,“导致贫困”。部分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从中国等国获得低息贷款,使这些国家债务问题越来越严重。该官员还称,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从非洲获得资源,而有关非洲国家却未得到发展。

对于这种论调,外交部发言人耿爽6日表示,这种说法与事实完全不符。当前,一些非洲国家的债务是长期积累的结果,不是这两年才发生的。中国并不是非洲国家主要债权方。任何国家在经济起飞阶段、特别是工业化起步阶段,都需要融资支持。没有资金保障,非洲工业化和现代化很难实现。

耿爽表示,中国对非洲的融资支持主要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和生产性领域。中国企业在非洲建设了很多公路、铁路、港口、机场、通信等基础设施项目,极大地改善了非洲的经济发展环境,帮助非洲“筑巢引凤”,吸引外资,增强自身“造血”功能。除了贷款以外,中国政府更鼓励、引导和支持中国企业加大对非直接投资,积极探讨PPP等新型投资合作模式。

他特别强调,中方始终高度重视非洲债务可持续性问题。中方欢迎国际社会共同致力于支持非洲实现和平稳定与发展,希望有关国家切实多做有利于非洲发展的事情,同时,公正、客观看待中非合作。

美国智库也借机“蹭热点”。“美国之音”6日报道称,美国智库“全球发展中心”近日发布一份报告,名为“从政策角度考察‘一带一路’项目的债务影响”,称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贷款将显著增加巴基斯坦、黑山共和国、吉布提等8个国家的债务危机风险。报告称,巴基斯坦是“目前面临高危险的最大国家”。该报告“忧心忡忡”地指出,如果这些国家不能有效管理债务,中国就会获得“强势地位”影响其战略决策,甚至获得对重要基础设施的控制。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信息处处长田云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任何一个刚开始起步的地区,一定都是从债务开始的,因为第一步需要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而基础设施建设的回收周期特别长,钱从哪来?为什么在中国进入非洲之前,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在资本那么富余的情况下,都不给非洲提供贷款,开发非洲?田云说,中国和非洲优势互补,中非的结合改变了国际政治格局,而这是美国不想看到的。

巧合的是,与蒂勒森一前一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也在非洲访问。据俄罗斯《独立报》6日报道,拉夫罗夫3月5日启程,访问安哥拉、纳米比亚、莫桑比克、津巴布韦和埃塞俄比亚5国,预计将与蒂勒森进行会面。

报道称,俄美两个大国将展开对非洲影响力的竞争,“当然也不能忽视中国在非洲的存在”。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日引述俄科学院非洲研究所研究员萨拉赫丁诺夫的话称,美国国务卿的出访旨在改善与非洲国家领导人的关系,恢复特朗普执政后弱化的美国对非政治影响力。他说:“美国政府禁止某些非洲国家公民前往美国,以及特朗普的模糊推文,都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美国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在这种情况下,许多非洲国家领导人开始将目光转向其他合作伙伴,这首先是中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