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非总统祖马被迫辞职不到24小时,另一位非洲领导人认输了。

埃塞俄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德萨莱根今天出人意料地递交了辞呈,辞去了埃塞俄比亚总理兼执政联盟主席的职务。

 

“我认为我的辞职对于推进改革以实现可持续的和平与民主是至关重要的,”埃塞俄比亚总理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发表电视讲话时表示。

“动乱和政治危机已经导致许多人丧生和流离失所,”海尔马里亚姆在向全国发表的电视讲话中说。

数百人在2015年和2016年在该国人口最多的两个地区—奥罗米亚州和阿姆哈拉州—爆发的暴力冲突中丧生。骚乱始于反对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城市发展计划,但演变为反对政治限制、掠夺土地和侵犯人权的公开示威。

 

一些外国公司在暴力冲突中遭到攻击,削弱了投资者对东非这个最大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的信心。

 

海尔马里亚姆说,在执政的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EPRDF)和该国议会接受他的辞呈并任命新总理之前,他将继续担任临时总理。

 

自2012年开始掌权的海尔马里亚姆辞职之际,反政府抗议持续不断,还有去年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在这个幅员辽阔的东非国家,他的下台是史无前例的。

政府媒体说,这封辞职信得到了海尔马里亚姆所在政党—埃塞俄比亚南部人民民主运动(SEPDM)—以及更广泛的执政联盟—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EPRDF)的执行委员会的接受。

他的辞职将在EPRDF全体理事会开会后得到确认。

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海尔马里亚姆说,他不会退出政治,而是希望继续他的改革埃塞俄比亚的工作。

 

“我的决定将是正在进行的改革方案的一部分,”他说。

在前总理梅莱斯·泽纳维去世后,海尔马里亚姆负责监督并顺利接替了工作,从此将这位相对鲜为人知的政治家转变为一位有影响力的领导人。

然而,在2015年,几个月的反政府示威活动在埃塞俄比亚各地蔓延,导致数百人死亡,并促使议会在2016年10月宣布全国进入为期10个月的紧急状态。

紧急状态平息了最严重的暴力,但仍不时发生抗议。

本周,很多年轻的抗议者挥舞着棍棒和石块,封锁了道路,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及其周边地区的商店也关闭了。

为了缓解紧张局势,政府上月开始发布一系列的赦免和释放囚犯。此前,海尔马里亚姆表示,监狱里的“政客”将被释放,“以增进全国共识,扩大民主平台”。

在2015年至2016年期间,数百名示威者被监禁,但自今年年初以来,许多人已经获释。他们抗议对政治自由的限制和对人权的侵犯。

? ? ? ? 周二,一名反对派高层领导人从监狱获释,对他的所有指控都被撤销。在此一天前,示威者封锁道路,在几个城镇举行集会,抗议他被监禁。

奥罗莫联邦主义大会秘书长贝尔·格巴(Bekele Gerba)于2015年12月被捕,此前奥罗米亚地区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抗议内容是指控农民被迫以获得很少的赔偿来出售土地。

他最初被指控犯有恐怖主义罪,后来被减为煽动暴力罪。国有媒体证实,Bekele与其他七名反对派人士已获释,对他的指控已被撤销。

Bekele的获释正值围绕首都的奥罗米亚州为期三天的罢工,以及政府为减少自2015年以来持续的动乱而大规模赦免持不同政见者的事件。

自1月份以来,近6000名囚犯获释,他们主要是因涉嫌参与奥罗米亚的动乱而被拘留的人,或在较小程度上参与阿姆哈拉地区的动乱的人。

Bekele上月因藐视法庭被判6个月监禁,因为他和其他反对派成员在审判期间唱了一首抗议歌曲。如果他没有被释放,将在3月7日对他的煽动指控作出判决。

星期二,大批群众在奥罗米亚的各个城镇游行,道路仍然被大石块阻塞,包括在Jimma、Woliso和Legetafo镇。

居民说,大部分地区的市场、学校和银行仍然关闭。一些抗议者袭击并烧毁了车辆。

“许多奥罗莫政客仍然被不公正地监禁,比如贝克莱,”一个住在吉马镇的抗议者说,在贝凯尔被释放之前,他这样说道。“应全部释放。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抗议的原因。”

人权组织说有数百人在暴力冲突中丧生。埃塞俄比亚经常被指控以安全问题为借口来压制不同政见,以及镇压非政府组织和媒体,而政府对此予以否认。

 

一位熟悉埃塞俄比亚政治的分析人士说,这位总理曾推动发布更多信息。为了不损害他与政府的关系,他要求不透露姓名。

“他(总理)希望释放更多的囚犯—我想他想清空所有政治犯的监狱。请记住,他还下令关闭这个在亚的斯亚贝巴臭名昭著的监狱。这是一个想要作出一些重大改变的决定,但遗憾的是结果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分析师说。

不过,这位分析师表示,辞职并不一定意味着改革会停止。

“政治权力斗争似乎正在进行,而且这种斗争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我认为辞职是强硬派获胜的信号。他们可能会继续走改革的道路,尽管不是人民所希望的那样都规模和速度。他们已经意识到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