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6日,正值中国新年大年初一,埃塞俄比亚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就在一天前,埃塞俄比亚总理突然辞职。

据埃塞俄比亚国家广播公司EBC报道,该措施是由埃塞俄比亚内阁部长理事会(Council of Ministers)于本周五宣布的。

当地媒体报道称,该措施从周五开始生效,但目前尚不清楚该措施将持续多久。

《亚的斯亚贝巴标准报》援引一个未署名的“跟政府关系密切”的消息来源,报道说,该委员会正在讨论使这项措施持续三个月或六个月。

 

?“埃塞俄比亚目前的局势已经到了不能用正常的和平保护机制来处理的地步,”

部长理事会发布的声明中说道,并在国家广播电台埃塞俄比亚广播公司上公布。

? ? ? ? “已经决定,需要紧急状态来保护该国的宪法秩序。紧急状态自今天起开始生效。”

部长理事会说,宣布紧急状态是因为抗议造成人员伤亡、公民大规模流离失所、财产被毁、因种族界线分歧产生的袭击以及对该国宪法秩序的威胁。声明没有说明紧急状态将持续多久。

本周四,总理宣布辞职,他说他希望参与解决危机和正在进行的改革。自2012年以来,他一直担任总理。

本周,埃塞俄比亚动荡不安的奥罗莫地区的城镇发生了严重的抗议活动,示威者呼吁释放政治犯,并敦促政府进行快速改革。

早在2016年10月,埃塞俄比亚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此前一周的反政府暴力事件造成了全国各地的伤亡和财产损失,尤其是该国最大的联邦州奥罗米亚地区。在这个月早些时候,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以南方向的小镇上的一次宗教活动中发生的踩踏事件夺去了几十人的生命。

在2016年和2017年的紧急状态期间,有超过22000人被逮捕,这场动乱严重伤害了非洲表现最好的经济体之一。

2017年8月,埃塞俄比亚解除了长达10个月的紧急状态。此前,数百名要求更大的政治自由的民众在反政府抗议中丧生。

自2015年以来,占埃塞俄比亚人口61%的奥罗莫人和阿姆哈拉人举行了大规模示威游行,要求更大的政治包容,结束侵犯人权的行为。

奥罗莫的维权人士、奥罗莫网络媒体的负责人贾瓦尔·默罕默德(Jawar Mohammed)说,紧急状态的声明是“不必要的、无益的和不明智的”。“在这个时候,确保稳定的最好方法是不要宣布紧急状态这种失败的手段,”穆罕默德周五早些时候在Facebook上写道。

人权观察驻埃塞俄比亚研究员费利克斯·霍恩(Felix Horne)说,在上一次紧急状态期间(25年来首次),有2万多人被捕。

“那些被释放的人说,这只会进一步激怒他们。当时此手段并没有奏效,(政府)现在又希望达到什么目的呢?”霍恩在Twitter上写道。

政治不稳定

自2012年以来一直执掌埃塞俄比亚政权的总理海尔马里亚姆说,该国正在发生的“动乱和政治危机”是他辞职的主要因素,辞职“对推进改革,实现可持续和平与民主至关重要”。

他说,他将继续担任临时代理总理,直到执政的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EPRDF)和埃塞俄比亚议会接受他的辞呈并任命一名新总理。

他的决定得到了埃塞俄比亚人民民主阵线执行委员会和他自己所在的政党——埃塞俄比亚南部人民民主运动——的接受。

《亚的斯亚贝巴标准报》总编辑Tsedale Lemma表示,自前总理梅莱斯·泽纳维于2012年去世以来,执政党内部一直存在政治斗争。

Lemma说,从奥罗莫群体中任命新总理是“和解的姿态”。

但是不管是谁取代了海尔马里亚姆,她说埃塞俄比亚“需要进行一场非常严肃的政治手术来治愈它体系上的缺陷”,这将包括废除镇压性的法律和加强司法的独立性。

反对党奥罗莫联邦党代表大会副秘书长穆勒图·杰梅丘星期五早些时候说,在多年的动荡之后,埃塞俄比亚需要一个新的政治制度。

“埃塞俄比亚人现在需要一个尊重他们权利的政府,而不是一个不断殴打和杀害他们的政府,”他说。

 

延伸阅读:

 

埃塞俄比亚:结束游戏?

-在埃塞俄比亚发生的抗议活动是非洲大陆最严重的冲突之一。

2018年2月13日等待?Bekele Gerba的人群

埃塞俄比亚的奥罗莫人今天庆祝了一场胜利,这在非洲历史上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没有暴力或流血,尽管几乎所有的主要反对领袖都在监狱里受到折磨,但一个来自基层的抗议运动迫使非洲最强大的政权之一屈服于基层的要求。随着数以万计的奥罗莫青年的有组织的罢工越来越接近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埃塞俄比亚当局同意释放一批重要的政治犯,包括贝凯尔·格巴(Bekele Gerba)。格巴是一名引人注目的活动人士,政府对他从监狱中释放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就在前一周,Bekele因在法官面前唱抗议歌曲被判处半年监禁。)

为了纪念Bekele Gerba的获释,奥罗莫的罢工暂停了,街上的人群开始欢呼起来。2月14日,当局释放了其他一些非常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包括博客作者Eskindir Nega、反对派领袖Andualem Aragie、前甘贝拉省长Okello Akway和穆斯林宗教自由活动家Ahmedin Jebel),令抗议者们更加震惊和高兴,其中一些人因“恐怖主义”指控而被监禁多年。

埃塞俄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承诺在1月初释放大量政治犯,后来也释放了一些政治活动家,包括反对派领导人梅雷拉·古迪纳。政府官员当时声称,这一举措旨在扩大政治空间,促进与政治反对派和基于族裔的抗议运动进行真正的对话。但持怀疑态度的人(包括大多数抗议者)认为此举基本上是象征性的,甚至可能是有意在反对派内部制造不和,因为有些人已经获释,另一些人则没有获释,特别是那些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仍然被关在监狱里。

然而,在2月13日和14日事件之后,埃塞俄比亚当局的认真态度是不容置疑的。抗议运动的严重性和顽固性显然已成为对现政权的威胁,因此,明显有必要消除所谓“温和”和“强硬”派别与执政党的最强大派别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之间的意见分歧,抗议的势头必须得到控制。

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的警告是有充分根据的。唯一的问题是,在多年的动荡之后,它对抗议者迟来的让步是否太少、太晚。对提格雷族在经济和政治上占支配地位的愤怒似乎是抗议背后的一个最重要的推动力量,针对提格雷人的种族灭绝或其他有针对性的种族暴力的威胁似乎正在升级。据报道,提格雷居民从该国阿姆哈拉和奥罗莫地区大批迁居是因为感受到恐惧,据报告,提格雷人也会经常遭到袭击。与此同时,其他族裔群体,特别是奥罗莫人和索马里人之间的暴力冲突急剧增加。各方紧张局势都很严重。

抗议者们都为胜利而兴奋不已,新释放的几十名持不同政见者可能会争夺地位。抗议是否有平息的可能?

也许不会,尽管提格雷人确实希望。贝克莱·格巴、艾哈迈丁·杰贝尔、艾斯金蒂尔·内加和他们的同僚们在过去,他们不仅不那么激进,而且坚定地致力于非暴力–不像广播和社交媒体名人,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自偏远地区,他们没有得到相应的控制,现在正积极推动反对派的言论。

由于通过抗议取得了这么多成绩,埃塞俄比亚人民不大可能接受心猿意马的改革。例如,在执政党即将举行的会议上,人们普遍猜测,非提格雷人但被视为TPLF精英工具的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德萨兰(Hailemariam Desalagn)将被奥罗莫所取代,而奥罗莫总统将在三周后的会议上被替换(奥罗莫州的总统Lema Megersa是这一猜测的主要焦点)。这些谣言仅仅是猜测,但已经变成了人民的期待,而失望很容易会导致新一轮的抗议。另一轮平民死于埃塞俄比亚安全部队之手,或宣布另一个紧急状态,都可能产生同样的效果。下一次,埃塞俄比亚政府的让步可能不足以阻止抗议。如果对话失败,安全部队被派遣,由此产生的冲突将是血腥和可怕的,肯定不会成功地平息抗议。

下个月和接下来的日子将是非常关键的。埃塞俄比亚政府要么坚持目前的方针,扩大其改革承诺,或许通过向奥罗莫领导人提供总理职位来表明这一承诺。否则,它将重蹈覆辙,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但这将是一个致命的决定,因为新的紧急状态肯定会被反对派领导人和抗议者视为宣战。

埃塞俄比亚对和平的唯一希望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精英作出一系列迅速和真诚的让步,这必然涉及对政治和经济权力进行重新分配。

 

友情提醒:

2018年2月12日至14日,埃塞俄比亚阿姆哈拉州(Amhara)与奥罗米亚州(Oromia)诸青年运动团体发起3日“不出门停业”大罢工,要求政府下台、当局无条件释放被囚禁的民间运动活跃分子与反对派成员,政府军撤出诸民族州城镇,并谴责安全部队在索马里州(Somali)边界地区袭击平民。两州多地示威者向公共汽车投掷石块,阻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与奥罗米亚州边界沿线路段,遭安全部队疑似实弹驱散,报道称数人死亡。届时,两州商业与交运料出现暂停,当局或切断互联网与短信服务,防止骚乱进一步扩大。

2018年2月11日,埃塞俄比亚中东部哈拉里民族州(Harari)首府哈拉尔(Harar)附近的Hamaressa,接纳最近数月索马里州大量流离失所者(IDP)营地,民众集会示威,要求改善营地生活条件,遭安全部队实弹驱散,至少6人死亡,数人受伤。2月12日,奥罗米亚州示威地区包括:安博(Ambo)、Arsi Negelle、Bati、Dembi Dolo、Haramaya、Jimma、Meda、Nekemete、Shashamene、Wolliso等地。大罢工期间,不排除部分激进示威者针对不遵守罢工秩序的企业与人员发动滋扰袭击的可能。

占埃塞人口大多数的奥罗莫族(34.5%)与阿姆哈拉族(26.9%)长期遭到提格雷(Tigray,6%)主导的中央政府边缘化,示威骚乱时有发生。2017年8月4日,埃塞全国紧急状态解除后,国内部分地区局势持续动荡,安全事件频发。2018年1月18日至20日,埃塞俄比亚东正教庆祝主显节(Timkat),成千上万朝圣者涌向阿姆哈拉州(Amhara)拉利贝拉(Lalibela)与贡德尔(Gondar)古城。18日起,贡德尔、沃尔迪亚(Weldiya)、安博(Ambo)?、Nekempte等地,民众不顾安全部队阻挠,高呼反政府口号,要求政府下台,与安全部队暴力冲突。20日,沃尔迪亚镇示威者遭安全部队实弹驱散,造成至少13人死亡。24日起,Kobo镇与Mersa镇民众先后谴责TPLF之前杀害民众。此外,1月24日,南方人民民族州(Southern Nations, Nationalities, and Peoples’ Region,SNNPR,也称“南方各族州”)Welkite镇(又称Wolkite)居民示威,谴责政府计划将原定于在当地建造的医院项目转移到执政党民族的提格雷州(Tigray)。1月24日至28日,埃塞俄比亚阿姆哈拉州(Amhara)2号高速(Highway 2)沿线的Kobo镇与Mersa镇,当地民众先后集会,强烈谴责埃塞政府军“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暴力镇压民众反政府示威。

近期持续暴力冲突表明, 族际冲突、宗教冲突、区域利益纠纷与民众反政府情绪等威胁因素出现反弹,极易爆发地方性、零散性抗议示威或低烈度安全冲突事件。非提格雷族民众与反政府武装分子很可能敌视一切与政府相关的人员与设施,并实施滋扰袭击,不排除当局实施局部宵禁或再次宣布全国紧急状态的可能。此前,中国驻埃塞俄比亚使馆提醒,所有中资机构确保中方员工清楚本人所从事项目、项目所在地以及项目所在地主管警察局英文名称。项目相关负责人要掌握项目所在地主管警察局联络警官姓名及联系方式,并保持联络畅通。

2018年1月19日,中国驻埃塞俄比亚使馆发布安全信息,提醒春节假期赴埃塞旅游的中国公民注意安全,称“旅行前做好充分计划,事先了解目的地的安全形势、法律法规、风俗习惯等情况。建议选择正规旅行社出行,并根据自身健康和经济情况,提前购买医疗和人身意外保险。自由行风险较高,不建议选择”等。

鉴于以上复杂情资与风险分析, 建议驻埃塞各地,尤其是阿姆哈拉州、奥罗米亚州、索马里州、南方人民民族州等多地,中方人员近期与未来数月,应谨慎或避免前往边境与部分族群交错的高危敏感地区,并在其他中等风险区域提高警惕,注意安全防备。建议在外人员减少在宗教节庆场所、大学校园、政府、执政党或军警部门相关建筑、设施或车辆周边等人群密集公共场所逗留的时间。中资企业应遵守当地有关法律法规,采取必要防范措施,留意驻地周边异常情况及可疑人员,提高驻地与随行安保等级,提前储备足够基础物资,做好应急预案,确保安全,并提前购买人身财产保险,以减少损失。中方人员应注意可能的族际冲突、示威抗议、边境争端、暴恐活动与局部社会动荡风险。同时,应严格遵循埃塞军警部门及当地政府有关禁令,并听从当局发出的最新指示行动。

 

 

遇突发事件时保持冷静,妥善应对,及时报警,并可联系中国驻埃塞俄比亚使馆

埃塞俄比亚当地报警电话:+251-911。

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呼叫中心电话: +86-10-12308或+86-10-59913991。

中国驻埃塞俄比亚使馆领事保护电话:+251-911686415。

?

最新消息请关注我们,在埃塞俄比亚的华人同胞请互相转发传阅。

如有突发事件,冷静对待,从容处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