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吸烟率较低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而且,由于采取了多项积极的控烟措施,该国的吸烟率维持在较低水平,甚至能够进一步降低吸烟率。然而,如果该国的烟草专卖公司——国家烟草公司(NTE)坚持继续扩大业务的话,这种情况恐怕不太可能会持续下去。

1

? ? ? ? 2008年,世界卫生组织对全球135个国家的吸烟率进行了调查,埃塞俄比亚的吸烟率为全球最低。最近对187个国家开展的调查显示,埃塞俄比亚是15岁以上人口吸烟率低于5%的6个国家之一。2012年世界肺脏基金会的调查显示,埃塞俄比亚的成年人每年平均只吸62支卷烟。但是,现在埃塞俄比亚的吸烟率与其他非洲国家一样,越来越高。

国家烟草公司是埃塞俄比亚的烟草专卖公司,最近该公司花费1.45亿比尔(译者注:埃塞俄比亚货币)购置了一台新卷烟机,每分钟能生产1.2万支卷烟,使其卷烟的年产量从40亿支提高到60亿支,进一步证明了埃塞俄比亚的吸烟率正在日益增加。国家烟草公司的烟草制品主要销往国内市场。

国家烟草公司的网站显示,该公司有一个为期5年的战略计划,发展更多的烟草农场,并升级现在的农场。2014年,国家烟草公司的税前利润为3.774亿比尔,比2013年增加了13.9%。而且公司官网显示,“在满足国内市场后,还将出口卷烟。”

与多数人认为的情况相反的是,80%的吸烟者和80%的烟草相关死亡都发生在中低收入的国家,埃塞俄比亚就位列其中。目前的发展趋势是,高收入国家因为实施了严格的烟草立法,吸烟率不断下降,但中低收入国家的吸烟率却在以3%的速度不断增长。烟草公司预见到烟草控制较为严格的国家的收入会下降,因而将产品推广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例如,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吸烟率已经出现不断增加的苗头。

为了以大约1.42亿埃塞俄比亚比尔的价格,购买每分钟能够生产1.2万支卷烟的机器,埃塞俄比亚国家烟草企业公司在寻找资金来源。 埃塞俄比亚国家烟草企业公司的公共关系负责人Ayele Alebel说,自1941年开始生产以来,公司在2003年购买了其第二台机器。这两台机器总共具有每分钟生产7000支卷烟的产能。

他补充说,以目前的产能,该公司无法满足自己仅覆盖的62%的市场的需求。据Ayele Alebel,说,2012年的年需求量大约为65亿支卷烟,但该公司生产的卷烟只有37亿支。

尽管存在着这些不足,但该企业公司仍然通过出售37亿支卷烟取得2.46亿比尔的净利润。

埃塞俄比亚烟草企业公司还向埃塞俄比亚发展银行及其他两家金融机构申请获得1亿比尔的贷款,以购买可能有助于填补这个需求差距的新机械。

目前,该企业公司只生产一个名为Nigusu的品牌,四种过滤嘴产品——普通Nyala、名优Nyala、Delight和Elleni,一个非过滤嘴产品Gissilla。Nyala是埃塞还幸存着一种特有的濒危珍惜野生动物-山地林羚(Mountain Nyala 也有被称为羚羊),是世界上幸存的唯一大型有蹄类动物。也是埃塞人引以自豪的动物之一。

目前,肯尼亚所产卷烟占据了埃塞俄比亚国内卷烟市场更大的份额。它还从英国和美国进口和经销乐富门和万宝路卷烟。

埃塞俄比亚烟草企业公司有4个烟草农场,在Robe有20公顷,在Blate有1200公顷,在Awassa有25公顷,在Wolyata有1.5公顷。

该企业用三种类型的烟草作物生产卷烟,它们是弗吉尼亚烟叶、香料烟和berle烟。 该烟草公司成立于1999年,资本为2.5亿比尔。其中的78%由政府出资,其余的为外国投资。

2

“成年人的选择”是一个幌子?

烟草是“成年人的选择”的口号只是一个幌子。超过85%的长期吸烟的成年烟民在20岁之前开始吸烟:大多数人在十几岁甚至更早的年龄开始吸烟;在吸烟的未成年人中,有一半人将成为终身烟民。在全球,约有五分之一的青少年吸烟,每天有8至10万名儿童开始吸烟。其中多数人生活在中低收入的国家。

但是,国家烟草公司对这些都视而不见,继续推进扩张和升级项目。除了生产自有卷烟品牌外,国家烟草公司还进口许多著名的全球性卷烟品牌,例如英美烟草公司的乐富门、菲莫国际的万宝路,而且该公司拥有颁发进口其他全球性卷烟品牌许可证的权利。

2015年3月,英美烟草公司的代表们以及5个指定的批发商与国家烟草公司的总经理Gizachew Hagos举行了会面,以期“解决乐富门卷烟销售在该国尚未结构化的问题。”英美烟草公司抱怨国家烟草公司批发商购买的乐富门卷烟量下降。会后,国家烟草公司同意了英美烟草公司的计划,让少数几个指定批发商成为分销商。每个批发商每个星期必须购买至少50大箱乐富门卷烟,从而确保乐富门不用通过价格战、投机和囤货等措施而保持销量。

3

烟草税及非法品牌?

埃塞俄比亚的政策决策者一直回避提高烟草税和控制非法卷烟品牌的问题。几项研究显示,提高烟草税使卷烟价格每增加10%,就会使烟草消费降低5%。然而,在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全球烟草流行报告:提高烟草税》中,埃塞俄比亚是烟草税占卷烟零售价格不到20%的15个国家之一。

埃塞俄比亚最畅销的卷烟品牌是Nyala(每盒20支),每盒零售价格为20比尔。该品牌的所有税费加起来仅是零售价格的50.3%。2011年,该国征收的烟草制品税收入(包括消费税、增值税和进口税)略超过6.39亿比尔。

但是烟草公司常常抱怨这种通过提高卷烟价格增加税收的制度会刺激非法烟草贸易。非法烟草贸易的类型通常是走私烟草制品或假烟,毫无疑问已经成为埃塞俄比亚的一个严重的问题。

在全球,大约10%的烟草市场存在非法贸易。实际上,相较于烟草价格较高的国家,烟草价格较低的国家更容易出现非法烟草贸易。专家们称,烟草走私与高企的卷烟和价格关系不大,因为主要与有组织的犯罪团伙、打击走私不利、薄弱的反走私法律环境以及腐败有关。

实际上,有大量的证据显示,数个跨国烟草公司十分支持和鼓励卷烟走私,包括将卷烟走私进入埃塞俄比亚。世界卫生组织制定了一个新议定书《消除烟草制品非法贸易议定书》,帮助各国解决非法烟草贸易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仅有54个国家签署了这个议定书,只有8个国家给予批准通过:埃塞俄比亚就是其中一个国家。据估计,在烟草导致的死亡人数中,超过15万人的死亡与非法烟草制品,主要是卷烟的消费有关。

4

烟草农场?

在非洲,有数万名儿童在烟草农场工作,有些儿童只有5岁。他们失去了接受教育和享受童年时光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童工是烟草农场的一个严重的问题,以及为何烟草种植要受到监管的强有力的证明。

国家烟草公司拥有四个烟草农场。毫无疑问,烟草农场能够产生税收和就业机会,而且可以赚取出口利润,但是权衡这些利益与人们遭受的苦难,失去劳动力以及用于治疗烟草相关疾病的大笔医疗费用,正是国家烟草公司目前所面临进退两难的困境。马拉维、津巴布韦和坦桑尼亚位列世界上烟草产量最大的前10个国家之中,但它们却是世界上最为贫穷的三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