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是一片充满苦难的土地,现在在大多数人眼中,非洲都是一些贫穷落后的国家,野蛮和血腥的国度。但非洲兄弟确实不容易,在欧美列强的眼里他们饱受歧视,而在我们国家看来,他们是朋友,是兄弟。也正是由于非洲兄弟的帮助,我们在建国初期,才拥有了一批承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也正是非洲兄弟把中国抬入了联合国。所以,我们从心底里感激非洲。但是亲兄弟也有打架的时候,历史上,有一个非洲国家就曾与中国打过一场硬战。

中国本来与非洲毫无冤仇,而且在中国建国之初处于百废俱兴的时期,还是非洲人首先承认了中国的地位,让中国进入了联合国的大门,所以尽管现在非洲落后贫穷,却都是中国坚实的盟友。可曾想到一非洲国家曾跟随美国的脚步与中国有过交战,恐怕这一历史会使很多人错愕。这个国家就是埃塞俄比亚,由于受到美国的蛊惑,埃塞俄比亚走上了歧途,派军队参加了美国侵略朝鲜的战争,结果在上甘岭战役中死伤过半,梦碎战场,惨痛回国。

埃塞俄比亚位于东非,是一个具有3000年历史的古国,但它的发展却充满着艰辛。1936年首先来到这片土地的是意大利侵略者。埃塞俄比亚人勇猛好斗,想要征服他们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意大利真是印证了这一点。在其统治埃塞俄比亚的五年间,埃塞俄比亚人民发动了规模大小不一上百次反抗。这个古老的非洲国家先后遭到葡萄牙、意大利等国的入侵。于1941年,在英美的帮助下,埃塞俄比亚国王重回埃塞俄比亚,积极组织复国运动,打败侵略者,走向独立,流亡海外的塞拉西皇帝回国重掌大权,从此在政治上彻底倒向美英等国。

有了英国这个大国的支持,埃塞俄比亚国王就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在赶跑了意大利侵略者后,这个国王对英国的指示言听计从,迅速地投入了英美“温暖”的怀抱。因为埃塞俄比亚的特殊地理位置,美国也对他有着特别的重视,所以美国借机在此设立军事基地,并付给埃塞俄比亚政府高额的租金,还提供了一些武器装备技术。

二战结束后,美国看到了埃塞俄比亚战略位置的重要性,想把埃塞变成干涉非洲事务的桥头堡。于是美国对埃塞进行大量军援,帮埃塞打造成了一支在东非乃至整个非洲都屈指可数的有规模的军队,军事实力的增强让塞拉西皇帝的野心迅速膨胀,他觉得埃塞俄比亚已经有资本在世界事务中发挥自己的作用,帮助美国“维持全球秩序”。

当时,美国和苏联是当之无愧的超级大国,此时的中国相对于弱小。弱小就意味着挨打,美国发动了朝鲜战争,我国领导人以极强的毅力决定抗美援朝。就在这场战争中,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只有美国侵略朝鲜。其实,并不是这样的,美国纠集了一大帮国家组成的所谓的联合国军。这里面就有这个非洲国家,埃塞俄比亚。

有了财大气粗的美国支持,埃塞俄比亚政府的腰杆一下挺直了。在非洲普遍贫穷的状态下,埃塞俄比亚仿佛是一颗非洲大地上冉冉升起的红星,自信心一下子膨胀起来。随后美国发动朝鲜战争,埃塞俄比亚政府认为这是一次机会,“跟着美国干,他们肯定不会输。”许多人都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埃塞俄比亚决定参与这次战争,国内人民的参战情绪一下高涨起来,他们根本不把中朝两国放在眼里,认为这只是一次长途旅行,将给国家带来荣耀和财富。可结果让他们大跌眼睛,美国根本就没有把它当做盟友,而是把他们当作战场上的人肉盾牌。面对中朝两国强悍的攻势,他们迅速败下阵来,出动的军队马上伤亡的半数以上,然后狼狈地逃回国内。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非法决议,决定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与朝鲜作战。当消息传到埃塞俄比亚时,对美国感恩戴德的塞拉西皇帝立刻决定派遣一个步兵营加入“联合国军”,认为远在东方的朝鲜,即使有苏联和中国的支持,也不足以抵御“联合国军”的坦克和大炮,因此很多埃塞军官把这场战争看成是一次“惬意的东方之旅”。由于路途遥远加上其他问题的耽搁,埃塞俄比亚营1951年7月才抵达朝鲜,此后一年多时间里他们一直没有参加战斗。1952年,朝鲜战争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干预下战争处于胶着状态。为打破僵局,美军决定发起上甘岭战役,夺取战场主动权。于是,“联合国军”指挥部指派韩军一个团和埃塞俄比亚营向上甘岭发起攻击,在朝鲜“赋闲”一年多的埃塞俄比亚军官们十分兴奋,他们认为自己终于等到了上战场的机会,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在上甘岭一战成名。

出乎埃塞俄比亚人的意料,他们的进攻遭到了志愿军的毁灭性打击。毫无心理准备、战争经验的埃塞俄比亚营顿时被打慒了,在整整7个小时的恶战中,埃塞俄比亚营伤亡共657人,占全营人数的一半以上,上甘岭成了埃塞军的“伤心岭”,之后,残军失望回国。

朝鲜战争结束后,整个埃塞俄比亚改变了对中国的看法,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百姓都认为,中国和埃塞俄比亚,一个是亚洲国家,一个是非洲国家,历史上本无冤仇,而且在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时,中国还曾给予埃塞人极大的支援,因此参加“联合国军”是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塞拉西皇帝痛定思痛,开始正视国际形势,认为自己的行动过于草率,对自己听信美国的教唆而误上“贼船”后悔不已。

塞拉西皇帝的外交政策随后发生大改变,坚决地站在了第三世界阵营中,于1970年与中国建交。1971年,塞拉西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来到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亲身感受和认识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家,双边关系一直友好至今。时至今日,一些埃塞俄比亚人回忆起60多年前的上甘岭战役,仍为自己国家的错误选择感到后悔。但同时在他们眼中,上甘岭也是一面镜子,它让埃塞人认清了世界的形势,看到了一个强大东方民族的重新崛起。

现如今,在埃塞俄比亚生活定居的中国人已成为最大的外国群体。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日本大使馆临近的一条街,虽然写着“Bole Japan”,不过,近几年随着中国开始加大对非洲的开发与投资,这里一下子转变为了唐人街,约100米长的街道鳞次栉比地挂着中文招牌,商店里摆满了中国产的蔬菜和调味料。

虽然主要顾客是在当地工作的中国人及其家属,不过由于商品种类丰富,也逐渐吸引了埃塞俄比亚当地人前来光顾。

近十年,埃塞俄比亚开始全力宣传“中国发展模式”和“全面向东看”的战略方针,所以他们的发展变化还是非常大的,而中国成为了他们的榜样。

埃塞俄比亚早期就被标签为“非洲代表,黑人希望”,所以他们一直还是比较有优越感的。例如,一直到90年代,埃塞俄比亚一直都认为全世界美国第一,埃塞第二,之后突然中国人来了,才发现原来世界上美国第一,中国第二,埃塞第三。

对非洲兄弟的战争,我们并没有记恨在心,更没有像其他国家一样发动战争侵略他国。“相逢一笑泯恩仇。”我们以宽容的姿态原谅的非洲兄弟的不敬,同样,我们也获得了他们的尊敬。从此,非洲国家对中国有了重新认识,开始派人学习中国的文化知识,与中国开始交往。至今,中国人走在埃塞俄比亚的街头都会受到市民的欢迎,他们尊敬中国人,尊敬中国政府。

如果现在你走在埃塞俄比亚的街头,就会时不时的来一个埃塞俄比亚人跟你套近乎,甚至嘴里还嘟囔几句:“China…你好…朋友!”。

?

为什么没有被殖民者掠夺,还那么穷?

在第六十届联合国首脑峰会期间,世界银行公布了一份长达190页的报告,分别公布了世界上最穷和最富的10个国家。在公布的10个最贫穷的国家中,埃塞俄比亚位居首位。在这项报告中,除了排名,我们还可看出一个令人十分震惊的现象: 世界上最穷的10个国家,除尼泊尔外,几乎全在非洲,而世界上最富的国家几乎全在欧洲。

我们都知道,在国际社会中,根据国家的地理位置和各国经济的发展情况,习惯上把多在南半球的发展中国家称为“南方”,而把多在北半球的发达国家与发达国家越来越大的差距,人们对“南北差距”问题的关注度与日俱增。

两极分化,原指在私有制商品经济条件下,不断从小商品生产者中产生少数脱离劳动的资本家和大量出卖劳动力的雇佣劳动者这样两个极端的趋势。而在现代社会中,随着“南北差距”的不断加大,发达国家不断利用垄断的地位来控制发展中国家的对外贸易,如同一把张开的剪刀,在压低发展中国家所生产的初级产品的世界市场价格同时,不断提高自身生产的工业制成品的世界市场价格。发达国家用这种交易手段赢得了高额利润。在不断的打压和剪刀差的作用下,发达国家越来越富,发展中国家日渐落后,“两极分化”由此形成。

在国际贸易中,发展中国家以输出原料、劳务和初级产品的价格低于价值,工业制成品的价格高于价值,于是,国际价格的剪刀差便使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贸易中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

据不完全统计,20世纪50-60年代,发展中国家每年在剪刀差的扩大中所受的损失达2000多亿美元。为了扭转经济中这一不平等的交易,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发展中国家要求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取得平等地位的呼声越来越高,南北关系中经济合作逐渐成为南北对话的重要内容。

1974年,联合国召开特别会议,第一次正式将南北关系问题提到国际议事日程,并通过了《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宣言》和《行动纲领》。对话的范围深入到原料、贸易、发展、技术转让、国际货币金融等各个领域。一路风风雨雨走过,1981年10月22日,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首脑会议上,重新肯定了联合国主持下全球谈判的可能性和迫切性。但由于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南北 双方观点相距甚远,南北对话基本上处于停滞不前状态。

1993年联合国大会上,我国就南北关系提出了四项原则。尽管在追求平等的国际经济地位中,发展中国家还有许多实际的问题要面对,但相信,在发展中国家的携手努力下,未来的世界经济发展,将打破“两极分化”的不良局面。南南合作,即发展中国家间的经济技术合作。由于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分布在南半球或北半球的南部,因而发展中国家间的经济技术合作被称为“南南合作”。是促进发展的国际多边合作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发展中国家自力更生、谋求进步的重要渠道,也是确保发展中国家有效融入和参与世界经济的有效手段。

而中国与埃塞俄比亚的合作也是“南南合作”的一个典范,也正是埃塞俄比亚所需要的。

埃塞俄比亚的确是一个文明古国,有三千年的历史。公元前八世纪就有努比亚王国,16世纪时分别被葡萄牙和奥斯曼帝国入侵,后被英国入侵。1890年被意大利入侵“保护”,1896年,在著名的阿杜瓦战争中意大利被迫承认埃塞俄比亚承认,阿杜瓦战役也是自马哈赞河以来非洲对欧洲取得的最大胜利。埃塞俄比亚未曾被任何一个国家殖民!可谓是近代殖民史上的一个奇迹!塞拉西是埃塞俄比亚帝国的最后一位君主,他是阿杜瓦战役中的英雄孟利尼克二世的侄子,妥妥的红二代。在塞拉西之前,埃塞俄比亚有一段混乱的时期,1930年,塞拉西发动军事政变,废黜佐迪图女王,正式加冕。塞拉西依据《大日本帝国宪法》为蓝本颁布了埃塞俄比亚第一部宪法,确立了议会制度,但也以法律形式确立了专制君主的权力。塞拉西还颁布严禁奴隶贩卖和奴隶制度的法令,设立教育机构,创办新闻报刊事物。后来塞拉西在二战中被迫流亡,1941年归国复位,而埃塞俄比亚军队还在1950年参与了朝鲜战争,著名的上甘岭战役就是联合国军派一个韩军团和一个埃塞俄比亚营发起的。50年代以后,塞拉西更多注重对西方国家谄媚,换取西方支持,颁布新宪法巩固至高无上的皇权。塞拉西的政策引起社会各阶层的不满,在1960年发生了一场政变,但很快被美国和埃塞俄比亚陆军部队平息。70年代,埃塞俄比亚遭受特大旱灾,因为缺水、饥饿和瘟疫死了30万人,400多万人严重饥饿。后来西方记者拍下了包括塞拉西本人在内的达官贵族们用金银盘子盛肉喂自己的宠物狮子的照片,成为埃塞俄比亚内战的导火索。1974年,地方驻军起义、知识分子和工人上街游行、全国工人大罢工,最终由少壮派军方成立的“协调委员会”废黜塞拉西,结束了君主专制制度。军政府宣布埃塞俄比亚为“社会主义国家”,1977年门格斯图发动政变成为国家首脑,实行一党制,1988年厄立特里亚爆发内战,1991年门格斯图下台。埃革阵执政后,实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农业和基础设施建设为先导的发展战略,向市场经济过渡,经济恢复较快,1992-1997年经济年均增长7%。1998年埃厄边界冲突爆发后,经济发展受挫。2001年,以埃厄和平进程取得进展为契机,埃政府将工作重心转向经济建设。2002年,政府实施《可持续发展和减贫计划》,先后采取修改投资和移民政策,降低出口税和银行利率、加强能力建设、推广职业技术培训等措施,获国际金融机构肯定。但2002年因旱灾严重,经济增长率放缓,翌年有所恢复。2005年以来,政府实施“以农业为先导的工业化发展战略”,加大农业投入,大力发展新兴产业、出口创汇型产业、旅游业和航空业,吸引外资参与埃能源和矿产资源开发,实际经济增长保持了9%以上的速度增长。但是很不幸,2016年10月,埃塞俄比亚因为地方民众示威,又进入了紧急状态,直到2017年8月才解除。

埃塞俄比亚贫穷与其基本经济特点也是分不开的

1、农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农业劳动力占全国就业总人数的85%以上,农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8.1%左右,出口创汇占全国出口总额的85%。生产以小农耕种为主,耕作方式十分落后,基本靠天收种,灌溉面积只占可耕地面积的0.77%,抵御自然灾害能力较低。主要农产品为苔麸、玉米、小麦、高粱、大麦、粟、燕麦等, 主要经济作物有咖啡、恰特草(Chat)、鲜花、蔬菜、油料作物等。埃塞咖啡产量居世界第七、非洲第一,但是咖啡加工技术落后,出口多为未加工和粗加工咖啡。近年来,埃塞鲜花种植和出口大幅增长,出口额跃居非洲第二,埃塞鲜花以花朵大、花期长、花茎长而受到国际市场的青睐。

2、埃塞目前共有活畜约4400万头,数量居非洲首位,其中包括牛、绵羊和山羊。畜牧业占了农业总产值的20.6%。但埃塞传统的畜牧放养方式使得该产业单位产量非常低,以小规模家庭放牧为主,居住分散,主要分布在埃塞东部和南部低洼地区。畜牧业为雨水施给型放牧,缺乏管理,易受干旱和瘟疫的影响,发展比较缓慢。

3、工业基础薄弱,门类不齐全,结构不合理,工业产值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2.6%左右,主要为纺织、皮革加工、食品饮料、金属加工、家具制造、轮胎制造和建筑材料等。埃塞制造业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是缺乏原料和熟练劳动力,工业生产所需零部件、原材料主要依靠进口,工业生产中缺乏适用技术、研究及管理人才等。

4、水资源丰富,境内河流及湖泊众多,素有“东非水塔”之称,系青尼罗河的主要发源地。埃塞政府着力建设水电站,目前全国4.5万兆瓦水电潜力中,只开发了不到2%。政府计划将开发的水电资源除为本国经济建设提供电力外,还拟向苏丹、肯尼亚、吉布提等周边国家出口。渔业资源迄今未得到有效商业开发。

5、矿产资源较为丰富,但勘探和开采落后,已探明有一定储量的主要矿产资源有黄金、铂、铌钽、镍、铁、铜、铅锌、煤、纯碱、钾盐、大理石和天然气等。

6、旅游业发展潜力巨大,全国境内古迹众多,但服务基础设施落后,旅游收入较低。全国有45家星级旅馆,6000多间客房。除国营旅游公司外,私营旅行社380余个。政府已采取扩建机场、简化签证手续等措施促进旅游业发展,计划使埃到2020年成为非洲10大旅游国之一。

埃塞俄比亚经济发展落后与其经济特点还有和以上说的社会动荡绝对是分不开的,门格斯图独裁时期内战不断,政策失当,天灾频繁,还有塞拉西执政晚期的天灾民乱,都拖累了几近崩溃的埃塞俄比亚。还有埃塞俄比亚自身的经济结构不合理,以农牧业为主,但埃塞俄比亚自身地理位置、气候和地势都不适合发展农业,工业部门不齐全,且集中于大城市,还是要依靠出口商品。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外国资本,政府还是要依靠外国援助和小部分旅游业。

总之,埃塞俄比亚在二战后没能赶上亚非拉世界的“春风”,还被自身条件拖累,才造成了埃塞俄比亚如今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