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位于非洲东部,东北临红海,面积122.3万平方公里。居民信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阿姆哈拉语为国语,通用英语。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eba) 。货币:比尔Ethiopian birr. 埃塞任比亚是具有3000多年历史的古国。古称阿比西尼亚。1970年11月24日与我国建交。埃塞俄比亚人喜欢鲜艳明亮的颜色,禁忌黑色。

“婚礼者,礼之本也”。在所有的文化现象中,婚姻习俗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想要了解一个国家或者民族,参加一场地道的当地婚礼是个再好不过的途径。婚礼是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综合文化的折射,可以从中看出该地的民族精神与文化底蕴。

埃塞人虽然并不富裕,但是他们的婚礼却很讲究。一场婚礼,从求亲到礼毕,要经过一个繁琐而有趣的过程。

1

        埃塞俄比亚人普遍早婚,古老的时候农村男女一般10岁多点就结婚。婚事由双方父母作主。姑娘到了婚嫁年龄,便可以与男子成亲。从订婚后到结婚前,男方不能与女方见面。婚礼之日,新郎带一些人到新娘家“抢婚”。现在还能在民俗餐厅看到类似的表演:用一块布把新娘从头到脚全部蒙上,然后背起新娘往新郎家跑。一路上新娘脚不沾地,头不露面。从结婚这天起,要接连几天设宴庆贺。两三年后夫妇才能另立门户。

2

        埃塞俄比亚人的特征介于白种人和黑种人之间,他们被称为“被太阳晒黑了的白种人”。埃塞姑娘堪称非洲最美丽的姑娘,埃塞也因盛产美女而闻名于世。任何一个外国人来到这里,都会立即发现并惊叹满大街都是美女。如果在每年婚礼季节来到当地颇负盛名的基扬酒店,则可以拍到极多的美女照片。

每年的一、二月份是埃塞俄比亚最喜庆的时候,每天都像是过节一样,大街上能看到长长的车队、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甚至还有在大街上搭起的为婚礼准备的临时棚子,这一切都象征着埃塞俄比亚的婚礼季来了。

婚礼季饭店爆满

埃塞俄比亚每年有两个雨季。小雨季从3月开始,一直持续到6月;从6月到9月则是大雨季,差不多每天都大雨倾盆。为数不多的天气好的时候,新人们理所当然都在这个时候扎堆结婚,因此埃塞人将这个时候称作“婚礼季”。

在阳光明媚的婚礼季,走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大街上,到处都是一派节日的气氛。长长的婚车队从大街小巷络绎不绝地驶来。婚车队一般以超长的卡迪拉克领头,后面跟着一色的奔驰或宝马。这些婚车队伍在大街上招摇一通之后,通常会开往一个大饭店。亚的斯亚贝巴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五星级饭店和四星级饭店。饭店都有巨大的庭院和草坪,这时就成了观看婚礼的最佳场所。在婚礼季,从清晨到傍晚,每个饭店都像赶场子一样接待一拨又一拨的新人,经常一天要办三四十场婚礼。一拨尚未离去,下一拨已经接踵而至。他们一边等前一拨腾出地点来照相,一边继续唱歌跳舞。

  埃塞俄比亚人的婚礼,东拼西凑图个热闹  

埃塞俄比亚人虽然不太富裕,但他们的婚礼也很讲究。参加过埃塞朋友的婚礼,印象最深的一是新娘美丽,二是讲究排场。埃塞人结婚要雇长长的车队,请大批的亲朋好友来助兴。这些被请来的人都身着盛装,不遗余力地从头到尾又唱又跳,即使在烈日下也决不偷懒。

在这个时候,随便溜达到哪个小街边,都能看到有人家在路边上搭简易棚子。棚子里摆满了东拼西借来的板凳椅子,还有一个又一个像澡盆一样大小的塑料盆子,里面装着牛羊肉。埃塞人把买来的整牛一分为二,挂在马路边的院墙上,客人就餐时只需拿着小刀从半边牛身上削一块最嫩的下来就着调料吃就行了。这就是当地人在婚礼上才吃的大菜—生牛肉。

由于经济落后,埃塞人的平均寿命不是特别长,他们非常珍惜自己的一生,结婚很舍得花钱。在这个平均月工资只有四五百元人民币的国家,一个婚礼的开支得数以万计。租一辆卡迪拉克要按小时计费,一般每小时得好几千元人民币,租婚纱也是每小时上千元。另外请摄像师也要钱。除了买房、购置家电,还要请所有的亲朋。每一个家庭都会为孩子的婚礼而勒紧裤腰带苦干好多年,如果孩子多,当然就得一辈子勒紧裤腰带了。当然,由于家族庞大,向七大姑八大姨东挪西借也是不可避免的。这里民风淳朴,向结婚的亲戚赠送钱财也是必不可少的礼节。

婚礼季带火新职业  

扎堆结婚还带火了一项职业—自由摄影师。一到婚礼季,就能看到很多背着摄影器材的人在大饭店前蹲点。每有新人到来,他们都会快速跟过去,抢占有利位置,不停地按下快门,等到婚礼结束后,他们会拿出照片高价卖给新人。

此外,“婚礼季”也成了这时到埃塞俄比亚旅游不能错过的一大“景观”,在婚礼上有看不完的美女,听不完的音乐和看不完的舞蹈,还有照不完的相。你尽可以端着你的照相机不停地咔嚓,没有人会说你侵犯肖像权。人们会兴高采烈地向你招手,还可能有人给你留个地址,请你把洗出的照片寄几张过来。埃塞因盛产美女而闻名于世,很多旅游者专门选择在草坪边上的露天咖啡厅买杯咖啡,边喝边欣赏婚礼上的盛装美女。

3

        埃塞俄比亚古老的“传统的婚礼习俗”

埃塞俄比亚的传统婚姻都由父母做主,一般是男方主动提亲。当男孩到了十七八岁时,父母就开始为他张罗对象。埃塞人选择媳妇的标准还是蛮高的,要考察女孩的相貌、品行、操持家务的能力、烹饪技术。当然,也要看女方的家庭背景如何,是不是人丁兴旺,勤劳友善,尤其重要的一条是不能与自己家同一宗族。

当父母相中一个姑娘后,便会拜托本族一位长者去女方家求婚,人们称这位长者是“鞭子”,因为“鞭子”在埃塞传统文化里既有“法律”和“秩序”的意思,也是一种仪式的象征。“鞭子”到达女方家表明来意之后,女方父母并不急着表态,只是让“鞭子”在某天过来听取答案。当“鞭子”再次来访时,如果女方父母觉得合适,便会告诉他说:“我认为是上帝选择我的女儿做某某先生的妻子,我同意我女儿嫁给他,因为这是上帝的旨意。”

接下来,女方父母就会安排合适的时间让男方父母去“撞运气”。所谓的“撞运气”,就是男方父母及亲友在去女方家的路上能遇到什么,如果遇到的是一个妇女背着水罐、一群牛、一个女人拿着装满牛奶的罐子、驮着货物的马或驴、孕妇或者母亲背着孩子,这就预示着这门婚姻幸福美满、多子多福;如果遇到的是空罐子、一只奶牛或是动物挡路什么的,则预示着婚后无子。千万别小看了这个环节,除非撞上了好运气,男方才会开始准备盛大的婚礼;否则,婚礼就取消。

 痛并快乐的订婚仪式

撞上好运之后,男女双方的父母开始接触。首先是女方邀请男方父母带着儿子和亲友来参加一个“蜜竹迪巴萨”的仪式。仪式上,未婚夫妇坐在一起。男方父母首先喝蜂蜜酒,祝福这门婚姻幸福美满。接着,未婚夫妇同喝一杯蜂蜜酒,同吃一个盘子里的英吉拉,以示他们人生的结合,同时也正式宣告了该姑娘已名花有主,其他人不要再来求婚了。

接下来是接收聘礼仪式。男方父母会带着十个戒指和一条项链来到女方家。女方父母接过聘礼后,把它们浸入一个盛满牛奶的罐子里(牛奶意味着男方家的财富),然后,再把这些礼物一件一件地捞出来,亲自把十个戒指戴在女儿的每个手指上,项链则由姑娘自己戴上。然后大家开始喝蜂蜜酒、牛奶,吃炒面拌黄油。

仪式最后,男女双方父母要约定过彩礼的日期。传统的彩礼至少要包括两套新衣服、刀剑和20头小牛,现在也有给钱的,但老人家一般不主张给钱,觉得那样就破坏了婚姻的纯洁性。

过完彩礼,就轮到了准新娘的割礼。这一环节在现代人看来,是极不人道的,不过现在这种习俗在偏远的乡村还存在。割礼还要当着未婚夫和准公婆的面进行。行完割礼,未婚夫需留在未婚妻的房间里,直到她小解为止,这意味着姑娘从受割礼的痛苦中恢复过来,然后,未婚夫需为未婚妻的全身涂抹黄油。在割礼仪式上,还要杀掉一头公牛,男女双方父母要吃同一个盘子里的肉,以示秦晋之好。最后,占星家或算命先生会为这对准新人择日成婚(通常选在星期四或星期六)。

隆重的结婚庆典

结婚这天,男方亲友骑着精心装饰好的马或骡子在上午十点左右聚集到新郎家门口。新郎在男傧相的陪同下走出大门,新郎的母亲向儿子、男傧相以及客人们的脸上涂黄油,以示祝福。在本族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给新郎家祝福完之后,会宰杀一只公羊,新郎的父亲和本族的几位老人会用羊血蘸前额,以示家族的精诚团结。

羊皮剥下来之后,要把两只前蹄处的皮绑在新郎的右手上,并把羊睾丸挂在他腰上,然后,盛大的迎亲队伍就出发了。他们有的拿着杖,有的拿着枪,一路上又唱又跳,不时朝天鸣枪。如果在路上遇到车辆,迎亲的人就会围着车跳舞,直到车里的人给他们些钱才会放行。

迎亲的队伍到新娘家后,并不立即进大门,而是在门外欢呼等待。新娘家需派一位长者出来传唤他们进去。入门后,一位长者手执鞭子末梢在牛奶里蘸一下,让新郎品尝鞭子末梢上的牛奶,这意味着新郎成了公民。这时,新娘的父亲便会走上来对新郎说:“不要伤害她的眼睛,不要打掉她的牙齿,不要抽打她的前额,不要伤害她身体的任何部位,因为她身体的任何部位都是我的。”新郎要对着新娘全家发誓不伤害她,如果有一天他违背了自己的誓言,就要当着老人的面被宣告有罪或给女方赔偿。

当新娘离开房间时,赞美她的歌声越来越大。为了让新娘知道,她要像妈妈一样生孩子并保持婚姻稳定,新娘的母亲会坐在大门外铺着的一张干兽皮上,让新娘从自己身上走出去。随后,新娘的随嫁物品就摆放在这张兽皮上展览。通常,女方家的陪嫁品里一定要有驴子。埃塞有句谚语:“新娘过门没有驴,自己就要把驴当。”在埃塞,驴子是驮运货物的主要工具,陪嫁驴子可以减轻新娘过门后的劳动负担。

新郎牵着驮着新娘的马到达自己家时,婚礼的气氛达到了高潮。人们鼓掌欢呼,歌唱赞美。新郎把新娘扶下马后,新郎的母亲会把蜂蜜涂抹到马头上。孩子们则争先恐后地骑上这匹马,这意味着将来能像这对新婚夫妇一样爱情甜蜜。而新婚夫妇则坐在兽皮垫子上,人们向他们撒鲜草和牛奶以示祝福。晚上还要举行“巴答阿”仪式。仪式上一定要吃新鲜的生牛肉。新郎和新娘要同喝一杯咖啡,同吃一盘肉,以示他们婚姻美满、幸福、早生儿女。

第二天一大早是“哈叩”仪式。在仪式上,会专门再为新婚夫妇杀一头羊,新人以手蘸着羊血彼此发誓:在以后的生活中,要同甘共苦,互敬互爱,忠贞不渝,白头偕老,除了死亡,没有任何力量能将他们分开。这个血誓也意味着如果夫妻任何一方违反了誓言,将面临着严重的后果。而且只有举行血誓之后生的孩子才是合法的继承人。

“哈叩”仪式后,这对新人就牵着双方家庭赠送的牛、驴到属于自己的田地里开始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