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三个月,我们所参建的非洲第一条电气化铁路就迈进了第六个施工年头,也进入到联调联式的攻坚阶段。而我也很荣幸的继续投身到此条举世瞩目的铁路的建设中。在这六年中,我真真切切的见证了这条铁路从无到有的艰辛过程,也时时刻刻的感恩着从最艰苦的施工地方参与铁路建设到来到了首都像个“白领”一样体面的工作。

2012年7月1日,你很荣幸的正式加入到亚迪斯亚贝巴-吉布提这条现代化,非洲第一条电气化的铁路建设队伍当中。

那年,你才大学毕业,那年,你才22岁。

你第一次出国,却来到了非洲。那时你脑海里对非洲印象是(除南非),非洲是一个,像以前电视新闻,纪录片中播出的那样:战乱,一望无际的沙漠,干涸,饥饿,疾病,贫穷,秃鹫,狮子,老虎……。

家中独女,父母舍不得你离开却不忍心干涉你的未来。

那时,就一句叮嘱的话,却胜过千言万语:“注意身体,不行了,就回家。”

你抹着泪,你下定决心,你战战兢兢,还是踏上了这片令你充满挑战的土地。

你不止一次问自己,这是为了什么?

那时的你,坚定的回答着自己:做别人不敢做的事,体验别人没有过的生活。

当踏出宝丽机场的那一刻,空气清新,蓝天白云。

你窃喜了一下,对吧,没有他们说的那么糟糕。

现在想想,那时的你,初出社会,打了鸡血,热血青年。

但此时的我不后悔,甚至感恩过去的一切。

那时的你,有着一股像男孩子一般的野劲儿,想着远离家乡,没什么大不了的。边工作,边体验生活,还拿着工资,不就苦个几年嘛,有什么大不了。

也就是这样,那时的你,怀着这样的心情,这样的斗志,即便被派往最艰苦最偏僻的地方,你也没犹豫一下,像个即将奔赴沙场的战将,拿着行李,步步向前。

那个地方,横跨两州即阿姆哈拉州、奥萝米亚州,双语言即阿莫哈拉语和奥萝米亚语,三镇三政府即沃伦奇体镇、梅特哈拉镇和敏加镇政府。这么复杂的地理、政治、人文、经济等环境,确实给你们的正常施工带了不少麻烦。当地居民对修建铁路既充满期待,又生怕这条铁路会打乱他们现有的生活环境与方式。果不其然,现实大于理想化。

常年均温35摄氏度以上,确实很恼火。

要命的是,你们管段大部分的地方处于无人区。

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一个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地方。

一个唯有野生动物与你相伴的地方。

一个以游牧民族为主,牛羊成群,与日月同辉的地方。

前期工作特别苦,先解决吃喝拉撒问题。

勘测、找地、修房、取水、通电、通网,等一切磕磕碰碰的解决好,已经过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而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铁路的修建也是在同时进行着。

拿着手机举着手,开着车子找信号,为的是打个越洋电话让家人放心,这些,都是常有的事儿。

那个路,真是太烂了。

凭借着会英语的优势,自然对外沟通的工作就落在了你们这群特殊的“翻译”头上,当然是能者多劳嘛,只要要用到英语的地方,都会出现我们的身影。什么工程部、物设部、合同部等,那时的你,从对这些一窍不懂,或者说连字面意思都不知道到什么的东西,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和学习,还是可以充充场面的。随口说几句阿姆哈拉语也是可以的。

在偏远的地区,当地人会说英语的人少之又少,所以,沟通就成了一个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

当地文员,不止协助你处理日常事务,同时也起着这沟通埃塞话与中国话的作用,促进你们的和平共处,加深两国人民的友谊。

当然,并不会因为国家的不同,肤色和文化等的差异,使得和当地人做朋友成为一件很难的事情。相反,他们很热情好客,而且幸福指数很高。

咖啡,啤酒,烤牛肉,埃塞人的生活每天乐呵呵。

但也有很难搞的时候。毕竟搞工程的,是有工期限制的。在偏远山区修铁路,劳动力的解决就是个大问题。那里的当地人以农耕为主,农忙时,家里面有地的,都回去耕地或收割去了。农闲时,才会出来做一些零工。这可把你们给急坏了,想了好些应对的方法。虽然地处偏远山区,但总有打不完的劳资纠纷官司。总而言之,埃塞应诉门槛低,人民维权意识强。

每天过的很快,很累,但很充实。

就这样,三年匆匆过去。你在那个偏远的地方呆了3年,从22到24岁。花儿一样的年纪,你献给了这条铁路修建最艰苦的地方。花儿一样的年纪,你结交到了同甘共苦的兄弟姐妹。花儿一样的年纪,你也邂逅了你的爱情,患难与共的爱情。

这三年来,你“女汉子”的形象,深入同事朋友心。

这三年来,第一次,对你来说,有点扛不住了,是在2014年,那时的你24岁,那时的你不幸染上痢疾,幸好不是疟疾。那时的你很想家,那时的你很想你的国。

去医院的路上,月光还是那么皎洁,只是一切都太安静了。

那天,车开的很快。那天,你想哭。

也是,人只有在最脆弱的时候,才会胡思乱想。

在护士要给你吊盐水的时候,你不停的往返厕所,才发现马桶的好处。你记不清到底往返厕所多少次,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只想下一秒就能回家。

你在医院呆了三天,异国他乡的医院,每天度日如年,多一秒都闲漫长。

期间同事时常来看你,温暖你。但你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你要离开这个地方,你要回家。

你想念那个从小长到大的地方,你想你的爸爸妈妈。

第一次觉得,非洲的生活过的那么艰苦。

你想回家。

或许,经历了一些刻骨铭心的,才会大彻大悟吧。

你想回家。

也许,工地,这个男人呆的地方,真不适合女汉子吧。

你想回家。

这三年,永生难忘。

第四年,2015年,你跟你的心说,你们回家吧,并计划着一切。利用春节休假,这是你三年来第一次回家过年,你充满期待,幻想着各种亲情围绕,

你的心,他心疼你,你的家,在等你。

谁知,在临行的前3天,却收到了领导的通知,让你们俩,你们俩都去总部上班。在一个比偏远山区工作环境好太多的地方上班,开始“白领”的生活。你们犹豫了,也许换一个地方,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们离开了那里。

临走前,转过头,告别你们曾经挥汗如雨的地方。看着那里的领导和同事,他们还在坚持啊,他们也很难!

心很酸。

2015年3月,这是你到埃塞的第四年,那时的你25岁。经历了艰苦的生活,终于有盼着美好的地方了。

你在办公室做文职工作,但也不比在工地上轻松许多,毕竟人际交往也是一门大大的学问。但也没有关系,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新的挑战。

就像奥特曼打小怪兽,克服一个就解锁一个,步步晋级。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2016年5月1日,总部把办公地点搬到了首都,苦尽甘来。生活越来越好。

2016年8月,送走了跟你同一批次来埃塞的最后一位“翻译”,你由办公室转到商务部,工作一下子变得“高级”起来。

从“工地妹子”转眼到了“都市白领”。我很知足,我很感恩。有时候就是一瞬间的想法,一个机会,就有可能改变你接下来的人生轨迹。

没有那艰辛的三年,领导和同事也不会看见我的努力。没有这一步一步,也就没有现在的美好生活。

爱情,我在埃塞找到了,仪式,公司给了我们一个难忘的一天。

我感恩。

今年,此时的我,已经27岁。

5年匆匆,第6年在招手。人的一生,青春,最美好的年纪,我献给了埃塞,见证了我参与建设的第一条铁路。

也许,人在不同的阶段想要经历的东西不一样,想要改变生活的想法也不一样。时间在走,人在长大。

2017年,我想有点改变。褪去初来乍到的稚气,经过5年来的沉淀,规划着新的未来。

我开始买了些考级的书,想在闲暇之余,充实下自己。我开始寻找公司周围的健身房,想在空闲之余,强身健体。

一切都是那么井然有序,一切都开始归为平静。

对,这就是生活。

也许,在国内,你还能为菜米油盐操操心。但在这里,能让你动脑筋的是怎样为一成不变的生活里增添乐趣。

我想着,我计划着,我对未来憧憬着。

“我想有个足够好的身体,挣足够多的钱,花足够多的时间,走足够多的地方,看看这足够大的世界。”

我美滋滋的对我的心说,看着他,拿起手中的笔,在偌大的地图上,标记出我们想要去的地方。

还有3个月,我,我们将踏入在埃塞的第6个年头,回头望望,充实无比。

因为,那时我遇见了你。

因为,感激和你们一起携手共进。

因为,我们还需继续努力。

如果,有幸与你有着相似的经历,让我们手牵手,大喊一声:

“加油吧,未来!”

一朵白云,飘呀飘

停不住的脚步,?听不完的细水长流

有时候,

再多的文字也无法表述出其中的艰辛与幸福。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深知其中的酸甜苦辣。

在此,

把美好的祝愿,

献给还在继续为这条铁路坚守的你,

献给此时为“一带一路”奋战的大家。

愿自己足够幸福,愿祖国更加强大!

 

作者简介

一朵白云,“90”后中资企业翻译。

爱好健身、写作。

?作者寄语

指尖触碰时间,

抬笔,

如行云流水般,

记下不悔的青春。

也许多年以后,

翻开那封存的往事,

伴着一盏青茶,

回味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