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埃塞俄比亚,九月是新年的时节,春天旱季的开始,雏菊也在此时盛开。

埃塞俄比亚采用儒略历,有12个月,每月30天,此外还有第13个月,只有5天或6天。因此,新的一年从9月开始。埃塞俄比亚的新年通常在9月11日,称为Enkutatash。Enkutatash的意思是“珠宝礼物”,它的名称来自示巴女王的传说。示巴女王曾是埃塞俄比亚古代王国的统治者。传说记载,这位女王曾前往耶路撒冷,拜访所罗门王,在那里向他送上贵重的礼物和珠宝。回到埃塞俄比亚后,她的首领为了欢迎她回国,为她的国库装满了珠宝。从这个时候起,每年都过新年。尽管Enkutatash来自传说,但它还是一个世俗节日,埃塞俄比亚无论信奉何种宗教的人都过这个节日。它是收获季节的开始,也是举行聚会的时节。

新年前夕,人们在屋外燃起篝火并且不断地将点燃的火把投入篝火,以此来辞旧迎新。在新年这一天,孩子们穿着崭新的衣服挨门挨户向每一个家庭主妇赠送绘画和野花。孩子们可能收到为节日准备的特殊面包或金钱或一些其他礼物。

从传统上说,姑娘们会采集一种称为engicha的特殊青草,庆祝这个节日,还会到处唱歌,表达新年的良好祝愿,把草献给他们见到的人,获得一件回赠的小礼物。姑娘们穿着新衣服唱歌跳舞是为了转达春天和新生活开始的信息。在这一天,人们还庆祝好天气的开始(即雨季的结束)和收获季节的开始,人们象征性地穿上新衣,访亲会友。它也是举行盛宴和集会的日子,人们通常还会围坐分享埃塞俄比亚的国菜——英吉拉。

公元2017年9月11日对世界大多数国家来说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在埃塞俄比亚却是不同寻常,因为这一天恰为埃塞新的一年——尤利安历法2010年的开始。

埃塞俄比亚拥有犹太、拜占庭、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多种古老悠久的历史文化遗产,而更引人注目的是它独有的历法——不同于世界各国、公元前45年由罗马皇帝尤利乌斯·恺撒引进埃塞俄比亚的尤利安历法。1582年以前基督教国家一直使用尤利安历法,此后便开始运用今天尽人皆知的格里历,即我们通常所说的“阳历”。到现在为止,世界上只有埃塞俄比亚还在使用尤利安历法。

不过,为了更好地与世界各国交往,并在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等各个领域与世界接轨,埃塞已经开始采用阳历,当然是与其古老的尤利安历法并行。尤利安历法比公元历法通常晚7年零8个月,且每年由12个月或13个月零5天或6天组成,每月30天。每次新年的日期并不固定,要看是否有闰年,很像我国的春节。

 

早在过年前一个星期,各种“临时”集市就热闹起来。路边随处可见成堆的小摊贩,挤满了人群。小贩们铺一块布在地上,摆上颜色鲜艳的新衣服、鞋子、脸盆、头巾、发卡等(多数为中国制造)。他们吆喝着,从清晨到黄昏。

最为壮观的当属羊市和牛市。由于有40%的穆斯林人口,埃塞俄比亚当地人以鸡、牛、羊肉为主要肉类食品。

牧羊人赶着数十头羊组成的羊群守在路边。每一头羊的头上或身上都有一撮染成红色的毛,表明该羊出售的身份。一番讨价还价后,买主一般都在路人的艳羡声中,笑嘻嘻地把羊的前后腿各自一捆,扔上板车或直接扛在肩上走回家。

以埃塞俄比亚的货币比尔计算,一头羊的价钱约为1000到2000比尔不等(节日会涨价),折合人民币为300到600多元。普通埃塞俄比亚人一个月的收入约为1500多比尔,买得起整羊的,基本可以算小康人家。如果买得起整牛,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富人了。因为一头整牛的价钱达1万到1.5万比尔,约合人民币3000元到5000元。许多人一年的收入都远远达不到这个数目。

过年就是一家人喝咖啡聊天唱歌,新年庆典从9月10日晚上开始。亚的斯亚贝巴全城随处可见用来广播的大喇叭,似乎是为了弥补通信的不便。在“除夕夜”,悠扬的庆典音乐一直持续了整晚。据说在乡村,老百姓会在屋外燃起篝火,每人带一把干柴,点燃之后投入篝火中,并围着火堆狂欢歌舞,以此庆祝丰收的好年成。

9月11日,埃塞俄比亚全国放假。相对于平时来说,街上人烟稀少,但偶尔出现的路人无不身着干净的盛装。穆斯林女士披着整洁的长头巾。许多人穿着白色的民族服装,在棕黑肤色的映衬下,格外鲜艳明亮。

亚的斯亚贝巴人麦迪介绍了他们全家一天的行程:早晨,全家人早起去教堂祈祷。祈祷是新年开门第一件事。接下来,才是家庭的欢乐时光。“团聚”是这一天最重要的主题,从最年长的家族领袖到嗷嗷待哺的婴儿。全家人围席而坐,享受一顿饱饭,喝着咖啡,聊天唱歌,音乐经久不散。这样的庆祝要持续一周时间。

“有钱人家吃整牛,小康人家吃全羊,穷人就吃鸡蛋。”麦迪表示,“生活并不容易,但全家人能团聚在一起,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我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