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九月十一日是埃塞俄比亚新一年的第一天,但对埃塞俄比亚最火的流行歌手泰迪·阿夫洛(Teddy Afro)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值得庆祝的节日。

首先,政府通知他取消他的新年音乐会。然后,在9月3日,警方介入了他在希尔顿酒店举办的新专辑《埃塞俄比亚》发布会,警方称泰迪没有得到举办这次活动的许可。

泰迪在他的Facebook上写道:“其实组织一次新专辑发布会,就像举办婚礼或生日派对一样。”“但是他们的理由是举办新专辑发布会是违反宪法的,这样的事情是前所未有的,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

但政府的反对对泰迪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今年是他第三次直接放弃举办新年音乐会。在《公告牌》世界音乐排行榜上,《埃塞俄比亚》这张专辑甚至登上了第一名的排名,这张专辑在亚的斯亚贝巴(埃塞俄比亚的首都)几乎每一个角落都能买到或听到,但在国家广播电台和电视上却无处可寻。

泰迪·阿夫洛(真名:Tewodros Kassahun)出生时,并没有什么争议,他的传统流行歌曲都是关于爱情、团结和埃塞俄比亚的荣耀。他的音乐为他在埃塞俄比亚国内和大批埃塞俄比亚侨民中赢得了大量的狂热粉丝。

泰迪是一个爱国者,也许他的爱国方式有些不同。

泰迪的音乐越来越专注于历史,例如颂扬埃塞俄比亚的末代皇帝海里·塞拉西(Haile Selassie),他是在1974年被共产主义政变推翻,被称为19世纪的伟大国王。《Tikur Sew》是泰迪在2012年发布的专辑的主打歌曲,例如,歌颂了孟尼利克二世皇帝(Emperor Menelik II)与其在1986年击败意大利军队的入侵——这是一部几乎是战争电影题材的音乐视频。

但这些统治者来自于阿姆哈拉人,他们是历史上统治国家的民族,而且根据其他埃塞俄比亚人的说法,他们残酷镇压了他们的对手。

“无论他面对何种激烈的抵抗,孟尼利克二世都以最野蛮和最可怕的暴力形式做出了回应,”2013年奥罗莫人的活动人士在一份声明中写道。而这位活动人士领导了一场抵制喜力啤酒的运动,是因为此前喜力啤酒公司赞助了泰迪的演唱会。

泰迪对历史上的阿姆哈拉人统治者的歌颂,与现执政的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的民族截然不同,后者是由提格雷人主导的政党。埃塞现政府宣传埃塞俄比亚的民族多样性,并以“以求团结”为口号。但泰迪的歌曲以及他对埃塞俄比亚日益增长的种族分裂的批评,这似乎是对国家愿景的一种挑战。

现政府目前也特别敏感。执政党精心描绘了一个关于国家进步和发展的故事,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解决埃塞俄比亚2005年选举后遗留的一些问题。这年也是该国第一次自由公正的投票选举的一年,但结果却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数百人在随后的骚乱中丧生,而不管是否有意,泰迪的这首新发布的歌曲也似乎成为了抗议声中的一部分。

现在政府的局势也开始变得紧张起来。这个国家最大的民族,奥罗莫人,最近一年半的时间都在抗议他们所谓的“被边缘化”,说政府在发展计划中似乎要把奥罗莫地区的发展计划推后。数百人在2016年10月的抗议活动中丧生,经过10个月的紧急状态之后,局势才平静下来。同一时期,阿姆哈拉地区也出现了反政府抗议活动,一些人将提格雷人称为“篡夺者”。

独立政治分析人士塞尤姆·特朗德(Seyyoum Teshome)说,泰迪“在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里挑起了一场口角。”

埃塞俄比亚政府因为压制异议一再受到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批评,尽管措辞相当温和。埃塞俄比亚议会完全处于执政党的控制之下,一些最著名的反对党尤其是奥罗莫民族的领袖,正身陷囹圄。

虽然泰迪坚称自己与政治毫不相关,但政府似乎并不愿意放过他的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