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宰牲节即将到来,家畜市场生意繁忙。

 

古尔邦节(拉丁文 Eid Adha),又称宰牲节,尔德节。古尔邦节与开斋节(肉孜节)、圣纪并列为伊斯兰三大宗教节日。

古尔邦节是我国回、维吾尔、哈萨克、乌兹别克、塔吉克、塔塔尔、柯尔克孜、撒拉、东乡、保安等少数民族共同的盛大节日。“古尔邦”在阿拉伯语中称作尔德·古尔邦,或称为尔德·阿祖哈。“尔德”是节日的意思。“古尔邦”和“阿祖哈”都含有“牺牲”“献身”的意思,所以一般把这个节日叫“牺牲节”或“宰牲节”。也译作“库尔班”。

2017年古尔邦节为公历9月1日(星期五)。

古尔邦节,阿拉伯语音译“尔德·古尔邦”、“尔德.阿祖哈”,意为“牺牲”、“献牲”,故又称“宰牲节”、“献牲节”,或“忠孝节”。古尔邦节是穆斯林最盛大的节日之一,在伊斯兰历每年十二月十日举行,以举行会礼、宰杀牛羊、聚餐为主要内容。

伊斯兰教历12月10日,即朝觐期的最后一天。

伊斯兰教在非常早的时候就传入了埃塞俄比亚。在615年,先知的妻子和表弟,以及先知穆罕默德的早期追随者们(以下简称“Assabs”)在阿克苏姆寻找避难所。这些人民是从麦加统治的部落逃离出来的,反动派的Kuraysh,派出了使者,想要带他们回到阿拉伯半岛,但Negus Armah保护了他们。他们被阿克苏姆国王所接受,并且可以在阿克苏姆国王的保护下蓬勃发展。值得欣赏的一点是,默罕默德先知,统治了他的随从一定要尊重和保护埃塞俄比亚人民。

有古兰经里,有明显的禁令反对穆斯林的任何的在埃塞俄比亚的直接冲突。 因此,在默罕默德先知的期间,有一辈子都信奉穆斯林教的埃塞俄比亚人民。绝大多数的埃塞俄比亚的穆斯林人民是逊尼派教徒,这个是穆斯林派底下最大的教派。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随着越来越多的移民和商人从阿曼和也门来到这里,索马里和厄立特里亚的穆斯林教徒的数量也是增加了很多。

在海岸地区,伊斯兰教法逐渐扎下了根,到了14世纪,这个叫法甚至成为了很多地区的司法判定的基础。这一现象发映出,在东部的绝大多数居民,都是穆斯林了。 这些教派和基督教能够共存,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当时的统治埃塞俄比亚地区的统治者还是公开和基督教国王发生过公开冲突。

然而,历史学家普遍认为,在埃塞俄比亚的穆斯林领导者还是容忍了在他们地盘上的的基督教活动,很少去强迫他们转信新教。

1668年,一个皇帝颁发的圣旨宣布,穆斯林(Jabarti)和Gonder的犹太人(Felasha)今后将不得不和基督徒们保持距离,但是他们可以在自己的地区自由的从事和自己宗教有关的事情。宗教之间的争论并没有结束,但是到了十九世纪,宗教信仰不同最终被放到居民的和平安定生活环境之后。

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之间不是发生政治冲突,以及发生的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之间的冲突,不过,这个不是因为宗教原因。

在当地的信奉穆斯林教的阿拉伯人的数量一直都没有很多过,但是埃塞俄比亚在历史上曾经和也门还有沙特阿拉伯的阿西尔地区的紧密联系过。

大多在这些国家的埃塞俄比亚人都是穆斯林教徒。大概估计来看的话,穆斯林教徒占整个埃塞俄比亚人口的40%-50%。

古尔邦节的宰牲,起源于关于古代先知易卜拉欣的故事。易卜拉欣独尊安拉并无比忠诚,他常以大量牛、羊、骆驼作为牺牲献礼,作为敬拜安拉的一种方式,人们对他无私的虔诚行为大惑不解。而且当时易卜拉欣老来无子,甚是烦恼,即向安拉祈祷:倘若安拉给他一子半女,即使以爱子做为牺牲,他也决不痛惜。后来,他的妻子真生了一个儿子——伊斯玛仪,伊斯玛仪的出生,给他老两口带来了无尽的愉悦。光阴荏苒,他把许愿的事情忘记了。在伊斯玛仪长成一个英俊的少年的时候,安拉的考验来了。安拉几次在梦境中默示他履行诺言。

 

于是他先向爱子伊斯玛仪说明原委,并带他去麦加城米纳山谷,准备宰爱子以示对安拉忠诚。途中,恶魔易卜劣厮几次出现,教唆伊斯玛仪抗命和逃走,伊斯玛仪拒绝魔鬼的诱惑,愤怒地抓起石块击向恶魔,最后顺从地躺在地上,遵从主命和其父的善举。正当易卜拉欣举刀时,天使吉卜利勒奉安拉之命降临,送来一只黑头羝羊以代替牺牲。安拉并默示:“‘易卜拉欣啊!你确已证实那个梦了。’我必定要这样报酬行善的人们。这确是明显的考验。”

为纪念这一事件和感谢真主,先知穆罕默德继承了这一传统,列为朝觐功课礼仪之一。教法规定;凡经济条件宽裕的穆斯林,每年都要奉行宰牲礼仪。朝觐者在12月10日举行宰牲,其他各地的穆斯林自10~12日,期限为3天。超逾期限,宰牲无效。穆罕默德在麦加传播伊斯兰教时,真主降示:“我确已赐你多福,故你应当为你的主而礼拜,并宰牺牲”。

穆罕默德顺主命,效发易卜拉欣宰牲献祭,于伊斯兰教历2年(633)12月10日定制会礼,即今宰牲节。宰牲与朝觐同义,目的为求接近真主。

古尔邦节的主要内容有:(1)举行会礼,穆斯林们聚集在大清真寺或公共场所,举行盛大的仪式和庆祝活动;(2)宰牲,一般的穆斯林都在节日之前准备好到时要宰杀的牲口,牲口要求必须健康,分骆驼、牛、羊三种,根据家庭的经济情况来决定。宰杀后的肉要分成三份,分别留作自用、赠送亲友以及施舍给穷人。
中国新疆地区的穆斯林称该节日为“大尔德”(大节日)。这一天,穆斯林们都精心打扮,宰杀牲口,邀请亲戚朋友前来做客,同时还举行各种文艺活动。
而在回族穆斯林当中,对该节日的重视程度就低于开斋节,一般把它称为“小尔德”(小节日)。会礼是古尔邦节的核心内容之一。穆斯林沐浴更衣后会聚于城市中心清真寺或宽畅的郊野举行盛大会礼仪式,以诵读《古兰》和纪念先知、赞美圣贤为主要内容。各地穆斯林每年逢此日,都要戒食半日,俟会礼后进食。

古尔邦节时准备的食品各地穆斯林于节日前三天须备好牲灵(羊、牛、骆驼),大户用驼,中户用牛,小户用羊,无力宰牲者免除。羊为1人1只,牛为7人1头,驼等同于牛。不管哪种牲灵,均须健康强壮,外观美丽。

古尔邦节所宰牲灵的肉通常分为三份,一份留作自用,一份馈赠亲友,1份施散穷人。宰牲时必须高念“泰克比尔”(Takbir,即真主至大),宰牲方为有效(Mustahabb,可嘉圣行)。

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宰牲节即将到来,家畜市场生意繁忙。

中国新疆地区的突厥语系的各族穆斯林比内地穆斯林更重视古尔邦节。是日,万人空巷,皆盛装参加会礼,然后宰牲宴请亲友宾客,并与前来祝贺节日的其他各族人民一道举行丰富多彩的文艺联欢,欢庆歌舞延续数日。

通用汉语的穆斯林,是日也盛装赴寺会礼,家中薰香,有条件者在宰牲宴请亲友的同时,游坟诵经,缅怀先人。有些地区的穆斯林还于节前斋戒10日,故有“小尔德”(’Id Saghir,即小节日)之称。

古尔邦节准备临近古尔邦节三天,家家户户的主妇就忙碌起来了,她们要制作大量的油炸馓子和各种精美点心,为节日期间来家里贺节的亲朋好友和远方的来客准备充足的美食。节日也成为主妇们厨艺与持家德行的大展示和大竞赛。
古尔邦节这一天清晨的礼拜,是一年中规模最大的一次礼拜,所有成年男人皆去当地礼拜寺参加聚礼,场面蔚为壮观。聚礼之后,各家各户都要到坟地去祈祷,怀念并为死去的亲人祈福。

        在新疆,著名的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大寺前的大聚礼结束后,乐师们会登上艾提尕尔清真大寺的门顶,敲起纳格拉(铁壳鼓),吹起苏尔奈伊(唢呐),大寺前广场上的男子们会适时跳起热烈奔放的萨玛舞,以表达喜庆之情。

古尔邦节起源于《古兰经》启示中记载的一个故事:

伊斯兰古代先知易卜拉欣夜间梦见安拉命他宰杀爱子伊斯玛仪献祭,以考验他对安拉的虔诚。易卜拉欣把刀磨得闪闪发光,非常锋利。当伊斯玛仪侧卧,父亲把刀架在儿子喉头时。易卜拉欣伤心痛哭,泪如溪流。然而第一刀下去,只在儿子脖子上留下了一道白印,第二刀下去仅刮破一层皮。伊斯玛仪说:“我的父啊,你把我翻个身,让我匍匐而卧,这样你就能下决心顺从真主的命令了。”易卜拉欣听儿子的劝言,把他翻了个身,然后解下刀子再使劲宰时,真主受感动,派天仙吉卜依勒送来一只羝羊作为祭献,代替了伊斯玛仪。这时易卜拉欣拿起刀,按住羊的喉头一宰,羊便倒下了。从那以后,穆罕默德就把伊斯兰历十二月十日规定为宰牲节,这就是传说的“古尔邦”的来历。

即将“献牲”的羊。

于是后来过古尔邦节时,穆斯林都要宰杀一只羊以示纪念。
古尔邦为阿拉伯语词汇,意为“牺牲”“献牲”,因此中国穆斯林学者将其直译为宰牲节,也有受儒家文化影响意译为“忠孝节”的。

现代都市穆斯林没有宰牲的条件,只好在市场上购买宰杀好的牛羊肉代替。节日期间大家相互串门贺节,每到一户,主人必会为客人端上一盘清炖羊肉,客人即使吃得再饱,也得尝尝主人的羊肉,以示尊重。
在边疆牧区,亲朋好友相聚时,歌舞是饭食之外的重要内容,弹琴,唱歌,跳舞,到处一派欢乐祥和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