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菜哥埃塞的故事-开始的日子
——埃塞俄比亚简介
? ?? ?说起非洲想来大家对她已经不陌生了,又穷又乱,又脏又热,蚊虫肆虐,经常打仗,人民愚钝、非典、艾滋、埃博拉……越是没有到过非洲的人,越能向你绘声绘色地描述那里的境况。埃塞俄比亚全名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处于非洲之角的中心。东与索马里相邻,西与苏丹交界,东非大裂谷纵贯全境,平均海拔近3,000米,素有“非洲屋脊”之称,以农牧业为主,生产咖啡与美女,但是工业基础薄弱。与中国建交45年。? ?? ?? ???
——–故事的开始? ?? ?? ?? ?? ?? ?? ?? ???
? ?我们的院子里养了两条气势汹汹的狼狗,一大一小,我们给它们起了中国名字:“大熊”,“小熊”,他们老远就冲着人狂吠。每晚,狗舍铁门一开,两条狗倾巢而出,在细密的脚步声中迅速占领小院,忙着巡视领土。每当这时,两个可怜的黑人保安就只能把自己锁在门房的小屋里。有人告诉我,“狗只咬黑人,因为他们身上味道大。”尽管这种说法不切实实际,但饭后,大家还会把吃剩的骨头扔给它们,奖励这能分得清“我们”和“他们”的两条狗。晚上下班我们没事就在院子谈天说地并逗狗玩。
? ?? ???
上班第一天我首先认识了我们的二线员工,一位美丽大方的办公室文员simira小姐,还有一位很矮偏瘦黑人翻译mike,高大帅气的黑人销售jone,不过他们纯正的埃式英语我真的不敢恭维,费好大劲来完成自我介绍,我知道这只是开始,然后我每天开始拼命的学英语,simira小姐每天也不耐其烦的给我介绍着工厂的详情,不到一周我就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这里的人们都很热情,每天How are you 问候着我们每个人。
为了更多的了解这里,周末我一个人早早起床就去后山跑步,一条五米宽的石子路蜿蜒向前,透过满地的污水烂泥和烂菜叶,一排排生锈的铁皮房铺成开来,看路旁光着脚的小男孩踢着球。看着许多中年妇女背着大桶去老远的地方打水,看到无所事事的中年人赶着一群羊,手里吃着非洲特有恰特草,许多人都穿着白布裙子,穿一双破烂的塑料拖鞋,不时有几个小孩子跑过来说,hello, 布鲁斯。李。我也就是耸耸肩,用当地语言微笑的回一句,萨拉姆鲁,俺M??not李小龙,俺M菜菜哥。
file:///C:/Users/ADMINI~1.USE/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3.gif
? ?? ?我们的员工每天就三块钱一份的英吉拉,那是一种发酵面粉做的煎饼,外加西红柿酱。当然许多员工都吃不起,仅仅啃两块面包,导致他们的身体素质异常的差,每天都有一、两名员工晕倒,这也是没办法的。他们每个月拿着可怜兮兮的一千比尔,也就是三百多人民币,,当然他们也乐意,他们认为这是上帝赐予他们的工作,盲目的信仰养成他们随遇而安、乐天随意的性格。
就像我们的厨师Addisi小姐,她有一个漂亮的三岁小男孩,但是她自己从来不会为自己的孩子攒钱买玩具,更没有为生活长远规划而暂时受罪吃苦的习惯,这里所有的员工都是一样,干活都很懒散,哪怕兜里没钱也绝不会周末加班,你把加班费硬塞到他们手上,他们也会去劳动局投诉你,他们眼中我们这些中国人在这里加班简直不可思议,他们对上帝的这宗狂热是我们中国人没有的,我经常与他们讨论上帝的存在与否,最后都失败而归,为了更好地对他们管进行理,我只能入乡随俗说你们的工作是上帝赐予你们的,我也是遵从上帝的指示来管理你们,你们要好好上班来感谢主对你们的恩赐,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手舞足蹈的偶尔加加班,我也只是无奈的笑笑。??
? ?? ?这里的人很懒,而且非常不守时,请原谅我以点概面,毕竟我们的员工就没有时间感,迟到成为他们的家常便饭,道路崎岖,交通不便,是他们常有的理由,扣再多工资该迟到还是迟到,周五下班请假更是司空见惯了,李厂长问那些请假的员工为什么请假,理由统一口径都是“my mather sick”或者“my father sick”,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生病骗不过我们,只能靠他们父母生病为借口,这样就是双休了。放佛他们眼中上帝才是他们的父母,而真正的父母只是个过客。??
有一次我去清关公司算空运货物的税,他们刚好没在,我给他们打电话问他们在哪,他们很悠闲的说:“I an coming now,mybe two minutes”,这一等不得了,让我等了整整二十分钟,他来的时候还不慌不忙的说,Just now??I drive fast,我无奈的说,赶得再急,事情还得一件一件的做。他竟然赞许的点点头,可见不守时的确是非洲人根深蒂固的观念,事情可以悠闲的做,为什么非要跟时间过不去呢?走得慢并不是到不了,他们认为拖延不碍事,而且能更好的把事情做好。
? ?? ? 工作中我是不喜欢黑人的,因为他们又懒有笨,一件事要说上三四遍并且掩饰一遍他们才慢腾腾的去做,也可能是从小没受教育的缘故,这里的父母从不重视教育,孩子很小就带他们去教堂。他们的小孩一半七八岁就去外面给人擦鞋,卖一些烤玉米之类的走到街道,一路都是擦鞋的小孩,见到我们这些外国人便蜂拥而至,嘴里说着money.,更有甚者会向你脚下倒些污水希望能挣的一比尔的擦鞋费。政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能这就是我们古代的君权神授吧,为了避免贫穷引起的骚乱,他们就大肆建立教堂,来禁锢它们的思想。这样政府也省事,他们也懒得怕有事做,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我保证他们不会每个月拿着这点工资来我们公司上班。
我们的员工大多是他们其中一员,搬个物料半小时就要休息一会,还不停要那些免费广告物料,如果你给了,他们就说你是好人,如果你拒绝了,立马说你no good,慢慢我也就习惯了,为了增加工作效率我和二哥一向都是和他们一起干,并指导他们如何把一件事快速的做好,并且我们可以做他们认为根本做不了的事,在他们眼中我和二哥就是他们心中的神。
file:///C:/Users/ADMINI~1.USE/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3.gif
? ?? ?但是在生活上我是很喜欢我的员工的,因为他们非常热情,善谈,我教他们算数,焊锡,电脑应用,他们也热情的教我说英语、圣经,英语是他们的第二语言,几乎人人都会说英语,刚开始我的英语是很烂的。给他们布置工作也仅限于this good, this no good,对于他提出的问题我也只是无奈的笑笑,或者装作没听到。
有一次我和我们刘总一起cargo的路上,这时清关公司打电话问我在哪,我毫不犹豫就是三国语言,“萨拉姆鲁,I’am in the road,好的,没问题”。说完感觉有点不对又改为I’am onthe road,刘总忍不住当场就笑了,我之后好久才知道,原来在来的途中应该是on the way.为此我每天早上起得很早去背英语,申请了Facebook随便找人聊天,每天晚上坐在电脑旁写英文日记,有时间就去办公室找simira小姐的茬,simira小姐每次也都一遍一遍解释她的过错,我挺感谢她的,我的听力就是在找茬中练出来的。为此我经常给她买巧克力吃。
? ?? ?日复一日,我这只原本不是生长在非洲的“小鸟”,是如何在努力有声有色的打发着漫长而苦闷的悠悠时光,早上五点教堂的喇叭声吵着正在睡梦中的我,好似漫漫红尘里有隐约的耳语。我伸伸懒腰,又是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