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菜哥埃塞俄比亚的故事

出发前夕
我不很明白,来到非洲是否正确,我经常问自己,明知道这是何等崎岖艰苦的道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背起行囊,我经常对兄弟们口出狂言,我要去哪里,他们也都不以为意,我之所以说出来就是给我一个不能失信于人的动力,不过直到现在他们对我是否到达而保持怀疑,但我的目的达到了,此刻已是深夜,雨季已经到来,外面大风凄厉刮过天空,远处野狗嗥月,阴冷潮湿。缠绵的雨水,使本来已经污浊不堪的城市空气更加粘稠,这些夜的声音应该是睡眠中的事情,而我,却这样的清醒着在聆听着Sandy双双的广播。我,今年25岁,带着我的双节棍和篮球来到坐落在Ethiopia一座鲜花之城Addis Ababa。我将在这里度过很长一段时光。
临走那天,琼琼大清早给我送了毕业证,并叮嘱我需要带什么东西,一大堆,我是个喜欢简单的人,最后我就带了一本高考必备和英文版简爱,一小包药品,和用绿皮袋子装的大被子。马上就到了上班时间,办公室不断有人进入打卡。很多人神情困顿,然而却脚底如风。我深有体会,迟到要扣钱的,想起我师傅之前天天忘打卡,最高纪录竟然扣了五百多。大型国际制造公司厂规都是很严的。
我和几个售后大包小包带了不少东西,都是一些物料,上车时大姐对我指了指后面。我看见小裕眼睛布满泪花,我走过去轻轻地擦掉她的眼泪:“又不是生离死别,至于么?”“你在那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嗯了一声,转身上了车,赶往香港机场。路上又接到小敏的电话,让我到那里多给她打电话,然后电话就像潮水似的止不住的打过来,大川、航航、莹莹、琼琼…接完电话我突然就笑了,之前他们知道我要离开而专门为我开了一场Party,我想说认识你们真好!?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多个小时的飞机,我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只要有空姐的小车经过,我就简单说一声“coffee”,放佛我就会说这一句英文,瞬间感觉自己八年英语白学了。他们几个还在一起谈着人生,谈着理想,可是我对于前途、将来,这些空泛的谈话实在没有兴趣,再说,谈又谈得出什么来呢,徒然累人累己。不如去透过机窗看大海倒是清爽些。我又闭上眼睛,第一次因为心境的起伏觉得孤单,想我走南闯北数遭,一向壮志凌云,我默默地握紧拳头,眼睛顿时一片清明。
file:///C:/Users/Lenovo/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6.jpg
我们先到肯尼亚转机,第二天十二点到达了Addis博莱机场。接我的是广博与一位黑人司机,我平生第一次那么近距离面对黑人,这个满脸胡茬,头发卷卷的黑人小伙很精神,从广博口里得知他叫fifty。我第一反应就是two hundred fifty。他开车很稳,也很快,但是经常犯迷糊,经常给他说一个目的地,他就跑去另一个地方,气得我们都骂他“two hundred fifty”。每次他问我,“what’s meaning”,我都会用英汉语言给他解释;“You are 二百五”。之后我们所有人都开始叫他二百五。他反驳说名字是上帝给他起的,不能改的,当时我竟然无言以对,我终于明白这里是个有信仰的国家。
? ?? ? 汽车穿过BOLE路、中埃友谊大路,我探出头看着形形色色的人群,最显眼的就是身穿黑色衣服只露一双眼睛的穆斯林了,我在书中了解到这里大多数人信仰基督教,还有一部分信仰伊斯兰教,宗教在了这里有着很大影响并禁锢着他们的思维模式,后来我专门研究了圣经与古兰经,并且在一次意外旅途中认识了基督教大主教Lucy,在与她的交谈中,我发现这里大部分人都只是盲目的信仰,根本就不懂上帝,我觉得我得找个时间好好宣扬一下中国道教,毕竟道教是不会戒斋的,道法自然嘛。
file:///C:/Users/Lenovo/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8.jpg
车子缓缓驶进工厂,第一印象就是院子好大,真是个天然篮球场,前院有一个小菜园,种的黄瓜、葱等,我们住在二楼,一楼是办公室、会议室、仓库和车间,楼梯扶手是淡黄色雕花木,手抚摩在上面冰凉光滑,散发隐约的木头清香,他们售后住一个屋,我住一个屋。之后我们的销售总监刘总也搬过来了,说售后那里呼噜声太大,还有磨牙说梦话的,当然我也欢迎他的到来,这样我就可以向他请教英语了,之后我也为我的热心付出了代价,因为他也说梦话,有次他大叫一声,而我刚好也在做噩梦,吓得我顺手抽出我的双截棍,一跃而起,他又说梦话了,慢慢我也就习惯了,真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 ?? ? 我的房间不大但是很明亮。铺淡黄的马赛克地板,虽然狭小但是干净。我经常把地板拖的很干净,这样就可以光着脚走路,省着穿鞋,房间布置更简单,就两张床,连个窗帘也没有,于是我在我的床头用废弃角铁焊了一个旋转式电脑桌和可升降衣服架,床头贴了几张我们公司的广告宣传纸,组装了一个简易广告促销台当桌子,幸亏我多带了几个被罩,理所当然成了窗帘,这就是我的房间,东西不多但是很温馨。,忙完已是下午五点,我没丝毫犹豫,饭都没吃倒头即睡,五个小时时差不是闹着玩的,我得第一时间适应。
? ?
2014年12月12日,我的生活从此拉开新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