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内容

来非洲已近十载,跟阿香婆似的,从刚触摸到非洲大陆的新人,熬到了现在别人口中的“老埃塞”。

也许是因为埃塞除了旱季和雨季,没有春秋冬夏的四季交替,让人感觉时间过的非常快。

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朋友来了走,走了来,一波又一波……突然发现记忆里的那些老面孔慢慢的远去了,曾经的梦想也像错过站的火车,早就不知道去了哪一站。在你还信誓旦旦地以为自己没有长大时,时间一早就把你甩到了十字路口。

喜欢在夜色降临之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只开着一盏小台灯,就着石进的《夜的钢琴曲》,给自己一口红酒或是一杯牛奶,随意的在纸上涂涂画画写下只言碎语。

此时此刻便瞬间暂时性的忘却了白天生意中的纷繁复杂,忘却了当地机构、部门的拖沓与官僚主义,忘却了客户的反复和刻薄,忘却了种种……

都说在非洲的生活是枯燥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初来非洲时的新奇,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磨砺殆尽。你呆的地方渐渐的变成了你的第二个家乡,有时候你会觉得比自己的故乡更加熟悉。

坐过我车的中国朋友和埃塞朋友都很惊讶我为何如此熟悉亚的斯的每一条大街小巷,我总是故作严肃的说:我就是一出租车司机。尽管他们哈哈一笑后并不会付给我车费。

每次看见朋友晒着Yod Abyssinia的民俗表演、恩坨坨山居高临下的风景、亚的斯亚贝巴大学的大门、圣三一教堂、埃塞主食Injera。但你们体验过?在民俗表演上与埃塞舞者同台一起跳过,一起唱过《浏阳河》吗?你们知道恩坨坨山穿过圣玛丽教堂后再翻越一座山后的风景吗?你们在亚的斯亚贝巴大学里面的博物馆的留言簿上写过愿上帝保佑我的朋友们吗?你们能够在初次尝试Injera之后爱上这种食物,而能连续几个月吃这种食物吗?不幸的是,我都干过,还不止一次……
一个人在外冒险的时候,虽然勇气满满,但也会害怕。有时候也会很想念,爸爸脸上那些扎手的胡子茬,直到自己的脸上长满了扎手的胡子茬……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家,却又和在非洲闯荡的同胞们一样坚持着同样的坚持。
“你的脸上云淡风轻,谁也不知道你的牙咬的有多紧。你走路带着风,谁也不知道你膝盖上仍有曾摔伤的淤青。你笑的没心没肺,没人知道你哭起来只能无声落泪。要让人觉得毫不费力,只能背后极其努力!

人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我佩服每个能在平静生活中过出趣味的人。没有无所事事的人生,有的是无所事事的人生态度。如果内心贫瘠,换一万个地方生活都雷同,哪怕是换到在非洲生活。

我不会告诉你Golf Club每当雨季就会长出可食用的蘑菇,我不会告诉你Merkato那家用四个橙子做出一杯橙汁的果汁店,我不会告诉你Arat kilo那家意大利餐厅,我不会告诉你Hilton的Sami乐队的Jazz和Blues,我不会告诉你国家博物馆里面的那家画廊,我不会告诉你Gerji那家的羊肉FirFir,我不会告诉你Boston的Day Spa,我不会告诉你Greece Club的进口奶酪,我不会告诉你Beza Church的唱诗班,我不会告诉你……

因为我不确定你是否喜欢,
那只是我的生活方式……
真正的生活,不是诗和远方,她是诗意的苟且混杂着苟且的远方。真的梦想,不是非得高大上或者文艺范儿,她就是对更好生活的美好期望,像人在黑夜里抬头望星星一样质朴,像花儿向着太阳一样生生不息。

村上春树的微小而确实的幸福,在我看来我的生活中也多的数不胜数,早上起来拉开窗帘,阳光洒在脸上的那一瞬间;回到家,猫咪总是围着我要吃的;每次去卢旺达菜市场看到饱满的蔬菜;在院子的花园里面发现一株四叶草……

人生并非只有一种颜色,
你若似花盛开,
自有一片晴空。
几米说过,一个人总是仰望和羡慕别人的幸福,一回头,却发现自己也正被仰望和羡慕着,其实每个人都是幸福的。

“只是,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一生至少一次,
去一趟非洲,
看那里湛蓝的天,
澄澈的湖,
美丽的景,
呼吸那里美得令人缺氧的空气,
不为远方,
只为了在我还没老去的时候,
在非洲,留下我的诗。

作者简介:
走进埃塞网创始人,从事房地产开发,ETT国际咨询、MyHope教育基金等。微信号:viccy520
欢迎读者踊跃投稿,用文字记录下你在埃塞的一点一滴。
投稿邮箱:enterethiopia@qq.com

与我联系 Contact Us
Q Q:232564252??微信:enterethiopia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