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拍摄的GERD主坝施工区,它将拥有非洲水坝中最大的发电量

5年前,示威者聚集在开罗塔利尔解放广场,让埃及政府飘摇欲坠;然而另一场让该地区未来处于高风险之中的事件已蔓延至埃及南部地区。2011年2月3日,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泽纳维宣布,该国将在全世界最长河流尼罗河的最大支流——青尼罗河上建造一座超级大坝。
“我们不仅有一个计划,还有行使国家权力的实力。”他在当年4月的开工奠基仪式上说。然而,对于认为尼罗河是其与生俱来的权利的埃及人来说,泽纳维的言论无异于极端挑衅。埃及人的饮水和农业都要依赖尼罗河,长期以来他们每年会占用550亿立方米的尼罗河水资源,这一用水量远超其他非洲国家。
现在,一个对立的国家却控制了尼罗河60%的水量,这些水均来自发源于埃塞俄比亚的青尼罗河。这一大胆的行为“让所有人震惊”,美国威斯康星州立大学土木工程师、从2003年开始研究尼罗河盆地水文问题的Paul Block说。
5年后,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GERD)已成事实,并将在明年竣工,GERD将拥有非洲水坝中最大的水力发电容量。此前的蓝图曾规划建立一个175米高、1800米长的主坝。工程师对历史最悠久的一个次一级“马鞍状”水坝进行了大规模扩张,形成了跨越两个低地的水库。工程竣工后,这个山谷将成为埃塞俄比亚最大的湖泊,可容纳740亿立方米的水,或者说与流向埃及的年平均水量相近。目前,工程正在飞快地向前推进。

一项国家工程
埃塞俄比亚有很多湍流从深邃的峡谷中奔腾而过。上世纪50年代,该国政府曾请美国垦务局设计一份开发水资源的宏大计划。该机构提出在青尼罗河上建造4座水坝,加起来可以容纳730亿立方米的水资源,生成5570兆瓦的水电,相当于美国胡佛大坝的近2.5倍。多年之后,埃塞俄比亚专家和咨询人士对这些计划进行了提炼。2001年,该国装载了529兆瓦的水电,但即便是如此小规模的水电站也激怒了埃及领导人。为了提前阻止冲突,世界银行和其他组织从1999年起至今在“尼罗河流域倡议项目”上投入了2亿美元,以夯实尼罗河流域国家的专业技术以及发起水利工程合作项目。然而,对于埃塞俄比亚来说,水电发展步伐过于缓慢。当埃及在2008年拒绝了一项在青尼罗河上合建一座2100兆瓦发电量的水坝的提议之后,泽纳维提出了更大的“赌注”——GERD工程。过去,埃塞俄比亚必须通过外援才能开展这样宏大的工程,但随着国家经济发展,该国决定自己支付这项工程的费用,其预计47亿美元的费用有一部分是通过向公务员和其他国民销售债券支付的。
该工程地点位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西北方向,距离该市有17小时的车程,同时距离与苏丹交界之处仅有12公里,青尼罗河在那里从装点着矮树丛的干旱河谷中流淌而过。在工程施工之前,埃塞俄比亚政府雇佣的意大利公司Salini Impregilo需要先建造120公里的道路,并为日夜连轴转的9000多名工人建造帐篷。该工程一家分包商宣称将打破全世界水泥日供应量:达到23200立方米,足以填满近10个奥林匹克游泳池。“在我一生的旅行中,以前从未见到过这样的场景。”卡塔尔首都多哈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水文学家Harry Verhoeven说,“你会感觉到这是一项国家工程,它必须发挥作用。”

影响范围极广
2014年年初,当水坝设计及其潜在影响的秘密报告被泄露给非营利机构国际河流组织之后,争议产生了。该机构敦促埃塞俄比亚更仔细地分析大坝对苏丹、埃及等国家水资源供给的影响,以及诸如建坝失败等潜在的岩土工程风险。专家还建议进一步研究工程对水质和其他相关因素的影响。对国际河流组织来说,这座大坝规划过程看起来“混乱且不完善”,存在“严重的疏忽”。埃塞俄比亚政府在对该报告的官方回复中表示,接受该报告的建议,但坚持认为“GERD工程与国际设计水准和标准相一致”。专家均认为,与其他大坝相比,GERD工程对生态系统的破坏更小。库区和青尼罗河下游的生物多样性非常稀少,比利时根特大学湖沼学家、该地区研究专家Henri Dumont说。但是水坝对当地社区的影响却很难说。埃塞俄比亚政府曾表示,仅有3000多人需要从库区搬走。但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博士后、河流地理学研究者Jennifer Veilleux在2013年研究GERD选址时,曾评估需要重新安置的移民在2万人左右,尤其是少数民族古马兹人。“这可能会让这些社区和文化永远消失。”她说。然而其他专家则表示,总体来看带来的社会损失可忽略不计。主要的问题聚焦在水库蓄水计划上,这意味着会减少下游河流流量。工程蓄水可能在5~7年后开始。一开始,每年河流基本径流的10%会被用于蓄水,随后这一比例会逐渐增加。Block和同事2014年发表于《水资源规划和管理期刊》上的研究表示,这意味着,如果白尼罗河和其他支流流量保持不变,到达纳赛尔水库的水会减少5%。这可能会导致阿斯旺大坝发电量减少以及农业灌溉用水减少。此外,还会对气候变化产生较大影响。如果水库在正常或湿润年份蓄水,埃及农民可能不会觉得受到影响。但如果连年干旱,那就意味着可能会让河流下游的人生活困难,或让大坝蓄水时间延长。“我们知道,这在下游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亚的斯亚贝巴大学水文学家Yilma Seleshi说。但他表示,埃塞俄比亚在水力发电方面等不起,他希望下游国家能够在谈判中予以理解和包容。“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们还会继续用我们的那一部分水资源填满水库。”(埃塞俄比亚和其他5个尼罗河流域的国家曾反对1959年埃及和苏丹之间签订的一项条约,并签署了它们自己的协定。)

利益与争议并存
一旦水库蓄满水,其带来的利益就会滚滚而来。支持者认为,这座大坝将会让全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埃塞俄比亚从此走向繁荣。在蓄水高峰时,它能够产生6000兆瓦的电力,即便是其2000兆瓦的常规发电量,也可以满足埃塞俄比亚65%的用电需求,一些电量还会出售给苏丹。而且,这座大坝也会通过调节夏季洪水期蓄水量并确保冬季干旱季节用水量,让下游国家苏丹受益。通过拦截青尼罗河中的全部沙子和80%的淤泥,GERD可以保护苏丹和埃及大坝的蓄水能力,延长其使用寿命。埃塞俄比亚的农业也会间接受益,因为该国政府提出了阻止水土流失的财政激励计划,这将有助于减少滞留在GERD水库中的淤泥,让这座大坝的涡轮机转动的时间尽可能地延长。其他的利益还包括驯服青尼罗河。在普通年份的一半时间以上,青尼罗河每秒流量仅有300立方米。但河流流量会在7月加大,并在9月达到峰值,每秒流量达到近4000立方米。GERD能够让河流流量变得更加平均,使苏丹水坝在干旱季节可以工作,每年可多生成1000千瓦/时左右的电量,即比以往发电量增加20%。“现在,苏丹在想着升级涡轮,利用这些潜在能量。”苏丹水力学研究中心主任Yasir Mohamed说。此外,该大坝阻止严重洪水的作用也有益于苏丹。2013年,一场洪水破坏了该国2.7万户人家的房屋。而且苏丹的大型农场也会受益,调节河流流量将会延长它们抽水或是从青尼罗河引水到灌溉运河的月份。对于拥有全球最大的88万公顷灌溉农田的杰济拉灌溉工程来说,它将会带来好消息。但Mohamed表示,这项工程会损害在尼罗河洪泛区进行小户耕作农民的利益,因为他们的收益主要依赖于每年洪水带来的沃土。与苏丹相比,埃及受益较少,因为阿斯旺大坝已经在提供洪水控制和灌溉。最大的担忧是,如果发生严重旱灾,埃塞俄比亚会先行蓄水,让纳赛尔水库需水量减少。最糟糕的时候可能会“导致大量农业用地荒芜弃耕,数百万家庭被拆散”。开罗大学12名研究人员组成的尼罗河流域组织在2013年的一份公开声明中说。在所有可能发生的风险中,最让人害怕的是GERD“马鞍状”水坝潜在的风险。这个水坝将在两座山之间延伸5公里,一直到达南边的主坝,使原水库蓄水能力提高4倍。如果工程失败,随之而来的灾难性洪水就会威胁数百万人的生命。2013年的专家评估认为,该工程缺乏充分的资料证明“马鞍状”大坝的设计足够坚固。作为回应,埃塞俄比亚专家表示,施工公司将会用水泥密封大坝和底部的岩石裂缝。2013年6月,在争议白热化之时,埃及政治家曾在电视直播上表示不排除破坏这座大坝的方案。但在2015年3月,3国外交部长和水资源机构代表宣布,就该水库蓄水和接下来的运作达成协议。但是经过数年的激烈争议,没有人认为这一过程中会保证完全合作与各国最大利益。“我们需要对可能发生的事情现实一点。”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环境政策分析师Kaveh Madani说。但未来30年,该地区的人口将会增加一倍,另外两亿人将会需要粮食与电力供给。如果各国可以达成互信,GERD能够被证明是在巧妙利用尼罗河资源,那么这将是埃塞俄比亚行使国家主权的真正体现。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