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埃塞俄比亚政府不遗余力的利用每一个机会来展示这个国家最近的经济发展情况。其实,私营企业(国内外)的参与和贡献也在该国的经济发展中占了很大的比例。

2015年7月份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第三届国际发展金融会议上,埃塞俄比亚的总理 Hailemariam Desalegn表示,为了使国家实现其雄心勃勃的愿望:到2020年成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并在2025年成为非洲大陆上的制造业中心。事实迄今为止,为达到这个目标,他的政府还需要更多私营企业的贡献。

从理论上来讲,埃塞俄比亚的“体制”不仅扮演着私营企业在埃塞俄比亚发展的基本因素的角色,也是经济增长的引擎。政府官员们也毫不吝啬承诺,经常说他们致力为当地与国际私营企业创建一个友好“全民投资”的政策与环境。

这个承诺对于大部分私营企业来说就如同美丽乐章(因为其中许多人不会质疑来自政府官员的话),外国投资者也对这个承诺毋庸置疑。

尽管近十年来,埃塞俄比亚夸张的呈两位数的GDP增长速度和一些呈各种增长形势的指标排名。但在世界银行发布的经商难易程度 (DB)的最新报告中,却描绘了一幅令人沮丧的画面:在接受调查的189个国家里,埃塞俄比亚排名为第132位,与上一次调查相比下滑了3名。其前沿距离分数(DTF:Distance To Frontier)得分为56.31。同时,保罗?卡加梅的卢旺达,却取得了第46位,70.47 的DTF。


其实有很多因素阻碍着埃塞俄比亚成为一个经济神话的希望。首先,事实并不与埃塞政府官员一再重复的承诺一致:“埃塞俄比亚市场经济的力量依然发挥巨大作用。”在埃塞俄比亚占主导地位的经济体依旧是国有企业和由隶属于权力部门的私营企业。

“如果你告诉我在这两个经济体之外的私有企业的业务能够在埃塞俄比亚繁荣昌盛,遍地开花,我真的很难相信。”一位外国投资者如是说。他的生意从注册投资许可到与海关当局达成一致,正在遭受没完没了的“官僚主义”。

其国家对经济的控制上,政府和政党也是同一个。中国也正是一个他们最喜爱的榜样。埃塞政府和执政党的兴趣是以法律保护和捍卫其发展型国家的意识形态的模式来做生意。一个政府掌握国家的事务,一个政党掌政权。


但是埃塞俄比亚作为投资者最喜欢的外国直接投资目的地之一,却依旧有五个突出的制约因素:
1.对现行法律执行的失败;
2.官僚主义下的效率缓慢;
3.平庸的行政能力;
4.联邦政府和地区州政府之间的非对称关系;
5.古董式的银行业模式。



1. 对现行法律执行的失败
Asrat Birratu(化名),是一位大学法律教授,现在主要为外国企业进入埃塞俄比亚时提供高级法律顾问。Asrat非常了解本国的投资法律,投资瓶颈就从法律本身开始。

根据“投资法案270/2012号”只有104个投资领域确定外国人可以投资,并且大多数投资领域还附加了各种限制。虽然电信,电力等行业被政府垄断,一些其他行业,比如金融,也仅限于本国投资者。在其他领域有即使合资的空间,也并未开放太多,有的业务领域既不禁止,也不允许外国投资者。

另外,埃塞俄比亚的司法系统不堪重负,人员配备不当和缺乏经验。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大学(AAU)的Nigusie, 在他的题为“私人有限公司在埃塞俄比亚的主要问题:法律与实践”的论文中描述了1960年颁布的埃塞俄比亚的商法依然指导着现在埃塞俄比亚的商业模式,其中已经有众多不合时宜的“粗略”和“不完整”。“这样的商业模式及商法急需改革”,Nigussie建议。这个过时的商法使外国投资者因为受法律约束而不能从事许多领域的业务。



2.官僚主义下的效率缓慢
从例如通过收购土地获得建筑许可证,通过缴纳税收获得营业执照的更新等法律的实际执行情况中可以看出,因官僚主义,各个机构的效率迟缓。即使在反腐宣言881/2015号中确定了政府官员的不当延误的是一种犯罪行为。

投资者(包括国内外投资者)从反腐宣言第18条可能会得到一些安慰:任何公共机构的公务员或员工试图直接或间接地获得利益而导致事务的延误或失败…应当受到惩罚。但实际上,这只是纸上谈兵。

例如,为了获得工作许可,投资者须将各种文件,以埃塞俄比亚式的方式在埃塞俄比亚大使馆或在国外外交使团那里公证。潜在的投资者们从甚至还未踏入这个国家开始就感到压力山大。

埃塞俄比亚是一个“使人更容易成为一个旅行者不是一个商人的国家。”游客可以很容易的在博来机场获得入境签证,但获得商务签证却要牵扯到包括外交部、投资局、移民和国籍事务机构,包括后来众所周知的移民局频繁修改其签证政策。



3.平庸的行政能力
新来的投资者常常会总结得到很无奈的感受:错综复杂的各种手续,没有相关的法律明确需要准备的资料,没有相关的法律说明办理的流程等等,以及各个职能部门没有责任心导致投资者反复的奔波于在各个部门之间。

手续办理的时间非常难以预测,如果有幸遇到坐在桌子后的是一位积极负责的人,你会发现这个办理流程会非常的顺利。

这些政府里面的官员大多没有绩效考核,也没有必要的工作技能培训,职位的授予主要是基于他们的政治立场。其中许多公务员小心翼翼生活在持续的恐惧之下只是因为生怕犯下一个错误。


4.联邦政府和地区州政府之间的非对称关系
当前的埃塞俄比亚是联邦制。为了下放权力,权力指向为联邦政府和地方州政府。因此,根据埃塞俄比亚投资公告,外资和合资企业在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注册并获得投资许可后,投资者也必须服从于各自州区域范围内的投资委员会以获得土地。

正是因为非常不对称的联邦政府和地区州政府之间的关系,加上各州政府投资委员会有自己的权力运作链条,而且某些是与联邦政府的政策有所冲突,因此,某些手续就牵扯了大量的各种联邦政府与州政府的政策与部门而导致流程冗长繁琐。所以很多手续的流程需要几个月,甚至是几年。



5. 古董式的银行业模式
外汇短缺造成的出口疲弱和对外汇的高需求是大部分埃塞俄比亚投资者常年的噩梦。

投资法案No.769/2012中所述,任何外国投资者,为了其投资活动,可以在指定的银行开设、授权本地和外汇账户。但是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从埃塞俄比亚以其他流通货币转移出去却比较困难

根据法律规定,投资者是有权以实时汇率汇出投资所得的利润。但在现实中,因为银行业的监管过度和外汇储备的不足导致投资者没有那么容易实现随意的兑换外汇并汇出。

美国国务院和商务部曾非常坦率的讨论过埃塞俄比亚的外汇难题。进口商们也经常表达着他们的挫折感,他们一直面对获得外汇的困难,特别是进口货物运往国内销售。

埃塞俄比亚的中央银行严格的外汇管理制度:必须由其批准所有的外汇交易。虽然大型公司,国有企业,执政党旗下企业通常不会遇到外汇的问题,但是剩下的众多公司却一直面临着不断的延迟安排贸易相关的外汇支付。

埃塞俄比亚未开发的潜力
据安永(Ernst & Young)在2014年的调查中,埃塞俄比亚在非洲外国直接投资(FDI)中排名第8,较前一年排名第14上升了6位。调查中还表明在此期间有32个项目得以实施,提供了在整个非洲FDI产生的就业机会中占18.5%。

根据经济学人智库(EIU),这反映了非洲第二大人口国埃塞俄比亚,拥有9800万人口廉价劳动力的巨大吸引力。

埃塞俄比亚吸引的项目中,43.75%(排名14)涉及消费品和零售(CPR),针对人群为越来越多的年轻消费者。埃塞俄比亚三分之二的人口在25岁以下,其日益增长的人口给埃塞俄比亚的带来更多的机会,其将会在非洲成为最大的市场之一。

另外,通常被外国投资者认为在非洲投资的最主要的两大障碍,对于埃塞俄比亚却有相对比较好的记录:安全和政治稳定。但埃塞俄比亚使用其良好的安全记录和政治稳定作为唯一的有意义的投资因素来吸引国内外投资者还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走进埃塞,服务华人。
埃塞华人的福利传媒。
在埃塞,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服务项目
Service
1. 住宿地接、餐饮娱乐、投资咨询、市场调查
2. 租房租车、翻译向导、机械租赁、物资采购
3. 清关物流、海运空运、法律咨询、保险代理
4. 广告制作、媒体宣传、华人论坛、网络商城
5. 房地产开发相关咨询
与我联系:
QQ:232564252??微信enterethiopia
电话:+251929108833

微信号:enter_ethiopia

网址:www.2eth.com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