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非洲,埃塞俄比亚是唯一一个从未被西方列强殖民过的国家,埃塞的知识分子,尤其是本土培养起来的青年知识分子身上,总有一种夹缝中生存的拧巴感,让人觉得又可气又可爱,又心疼又无奈。一方面,他们觉得自身发展受到环境诸多桎梏,对于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普通同胞,无时无刻不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另一方面,他们无法摆脱加之于身的贫穷落后的固有成见,在证明自己的这条道路上常常用力过猛。
? ?? ? 今天,想讲一个埃塞青年学者的故事。
? ?? ? 我时常会脑补,在很多很多年前,小a追着自家的骆驼群漫山遍野疯跑的时候,大约不会想到自己以后的生活,是在大学里讲课,做古典文学研究吧?
? ?? ? 他的英文真的很好,不仅日常交流没有障碍,文章写出来也是优美地道完全挑不出什么毛病,甚至还能在我模仿他的非洲口音取乐的时候无缝切换伦敦音。所以在他第一次告诉我他是直到来亚大念书才第一次看到“电视”这种东西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是开玩笑逗我玩的。
? ?? ? 他总跟我说,他不喜欢“citygirls”,她们太自以为是了。我笑他以偏概全,“你看,我就是‘city girl’,”我这么对他说。他嗤之以鼻,“你爸是干什么的?”“工程师。”从那之后,“你爸是工程师”就变成了他嘲笑我的一个梗。
? ?? ? ——你读过Jack London吗?——嗯,小时候读过。——哦,对,因为你爸是工程师。
? ?? ? ——你会开车吗?——会。——哦,对,因为你爸是工程师。
? ?? ? ——你还去过日本?——嗯,是啊。——哦,对,因为你爸是工程师。
? ?? ?他对他的国家和国民的责任感常常让我觉得汗颜的很。期末考试他挂掉了班上一半的学生,在办公室拍着桌子跟自己生气,把学生的试卷丢过来给我看:你看你看,这道题我出过三遍了,没一个人错了之后知道去图书馆查的。我觉得好笑:你干嘛这么认真,差不多就行了嘛。他一脸震惊的表情:怎么能差不多就行了!让这些人就这样毕业了是“fail the country”!
? ?? ? 有一次我俩坐迷你公交上街,卖票的小哥少找了我五毛钱,我不屑地跟他抱怨:你看,他们总是欺负我是外国人少找我钱。他马上跑去跟人理论,要不是我拼命拉住他,差点就跟人动起手来。下车之后一路走,他还在一路喋喋不休地跟我解释:不是因为你是外国人才不找你钱的,他真的没有零钱,你不要误会。
? ?? ? 然而他的同胞有时候却不领他的情。那天我蹭他的车去办事,门卫大约以为他是我的司机,很不屑地对他说,“This is not the place for you”,让他去外面停车等着。我震惊地无以复加,张口结舌不知道要如何缓解这个尴尬。

-作者-
江源。走进埃塞专栏作家。
亚的斯亚贝巴大学学习中,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经授权发布本文,转载请联系作者。

欢迎读者给我们投稿发表您在埃塞的感受
投稿邮箱:enterethiopia@qq.com



与我联系 Contact Us
酒店地接、租房租车翻译向导
投资咨询、线上推广、法律咨询
求职招聘、二手交易、文学投稿
电话:+251929108833
Q Q:232564252??微信:enterethiopia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