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梦想都值得尊重,
但也要经得起诋毁,你说呢?
生活已经让很多人折腰,
你呢,已经被屈服了吗?

言归正传下面开始进入主题,
写写非漂的生活和经历;
真实的非漂,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但也绝不是你看到的那么潇洒;


你体验过因为语言不通
半夜流浪在陌生的街头吗?
你体验过因为无法交流找警察帮忙
而有心无力吗?
你体验过因为临时大雨
而被困在角落打不到的吗?
你体验过因为车子半夜爆胎
饥肠辘辘无可奈何吗?
你体验过他给你憧憬却
依旧看不到希望的无助吗?

你体验过与没有手表的人
争分夺秒的苦苦哀求吗?
你体验过直接被人从
办公室里面赶出去的丢脸吗?
你体验过要办成一件小事
还得千辛万苦的滋味吗?
你体验过明知他是骗子
却仍把他当成救命稻草吗?
你体验过被一群人盯着
仿佛没有穿衣服的感觉吗?
你体验过做了一件好人好事
被周边人报以微笑吗?
你体验过听别人跟你说
China, good的自豪骄傲吗……
拥有太多的体验,
让很多的第一次都充满惊喜和无奈;


??
我常常跟别人吹牛
说自己是一个背包客,
其实我只是一个爱玩的人;
偶尔背上一个包,
穿行在喧闹的大街小巷,
空旷的大山大海,
仅有一个相机和一副墨镜,
前者用来拍照,
后者用来装……这就是我,
一个不算背包客的穷游者;
在路上,
我属于人来疯的这种类型,
随便一个陌生人,
都可以和他混到自然熟,
到分开的时候甚至都
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总能听到有人对我说:
你真潇洒,你应该很有钱吧?
你时间怎么那么多?
我已经无力再回答这些问题,
因为连我自己都不记得已经回答了多少遍;
潇洒就是你还在原地等我,
而我却渐行渐远渐无书……

? ? 关于潇洒一说,
我不知道你们所理解的潇洒
是个什么玩意?能当饭吃吗?
大多数时光,
我们都喜欢把自己
放在一个熟悉的圈子里面,
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识相交;
一个人去陌生的地方需要太大的勇气,
我承认我很害怕,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每次看到背后那些关注我的朋友,
其实我不在乎他们怎么看,
只求自己走的更远更远,
因为这终究只是自己一个人的道路……
还有人称我为
“北京青年的何东哥”,
还记得自己高调的回应:
哥不是重走青春,
因为青春还在,
犯得着重走吗?


出国之前接到几通电话,
电话那头是早已为人妻,
为人夫,为人父母的一群人;
他们问我:
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是什么?
如果掰着手指头数,
应该多的数不过来吧,
随便叨叨吧;
我梦想成为一名翻译官,
最好会说N种语言,
然后嘚瑟的逢人便道:
小王啊,
我今天用西班牙语和意大利人
讨论为什么TNND的法国人泡妞咋那么浪漫;
李生啊,
我今天用日语和韩国思密达
聊着米国的KFC还
不如韩国泡菜好吃呢思密达;
恨不得告诉所有人
自己要多牛逼就有多牛逼,
最后全TM的在吹牛逼;
你丫的,把剑桥BEC,
上海口译,托福,
雅思拿下来在吹吧,
让牛在空中再飞一会吧……

上海到埃塞的飞机上
听到非漂的老前辈说:
在埃塞按照日历来说,
时间倒退了8年;
你可以让年龄成功逆袭,
也可以自欺欺人的告诉别人
体验过返老还童;
但你要学会一种精神,
他叫做非漂;
假如时光倒流,
假如你有权利可以决定
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你是会继续重蹈覆辙?
还是会重新开始?
在这里,时间会告诉你答案……
说实话,我是听不懂前辈
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我相信,
时间会给与人最好的答案;
朋友在机场接机,
看来有认识的人在这边
还是很方便的,
起码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在这里,虽然没有家人,
没有熟悉的朋友,
但至少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
它一定会像向日葵
那样向光发芽成长;
记得第一次,
一个人跑到埃塞外事部
去公证资料,
置身在一群埃塞本地人当中,
我很兴奋,
兴奋到异常的平静;
旁边坐着一对刚结婚的夫妇,
他们告诉我说是来公证结婚证;
我傻傻的问了一句:
结婚证都领了,
还要公证相当于二次结婚吗?
他两哈哈大笑说:
不是,这只是国家的规定;
说来也怪,
一个外国人想在埃塞这个国家生活,
你持有的所有文件都需要公证;
哪怕你找一个本地姑娘,
你可能也要去国家驻埃大使
馆出一个单身证明,然后公证;
所谓的公证就是一群人给你盖
无数个章签无数个陌生的名字;
在这里,你才会体会到那句话:
我们不需要手表,
我们有的是时间,
请你耐心等待!
因为除了耐心等待之外,
我想你应该是别无选择;
我甚至在想,会不会有一天,
他们需要一份证明我是我的文件,
然后拿去给一群不认识的人
签字,盖章,公证,想想就恐怖…….
在非洲,在埃塞,
也许在很多国家,
办一件事你都有可能
体会到从憧憬,
到失望,
到看到一点点希望,
再到绝望,
记得有一次去埃塞劳动部
办理工作许可,
经理直接跟我说:
我今天很忙,你给我出去,
我不想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那天下着大雨,
从劳动部出来后我就爆了粗口,
去他妈的坚强,
都是TMD装出来给孙子看的!
一个人打着伞在街头,
连出租车司机都给我漫天要价;
滚粗,我宁愿坐公交回去,
大不了洗衣服的时候多放洗衣粉,
也不愿意被他们敲竹杠;
这就是工作的压力,
关键的是你受了委屈你还没有人说,
只能一个人把所有的
心酸和无奈往肚子里面咽,
然后化作力气,
就像打不死的小强,
第二天继续与政府部门斗争,
直到战争以胜利为主;
在回过头来看,
非漂的日子让很多人都会变,
我在想,
假如有一天我变得世俗,
变得无知,
那我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我?
在埃塞我认识一个埃塞朋友,
他长得很斯文,
给人的感觉就是彬彬有礼的绅士;
通过他我感受到埃塞的
国民素质真的很高,
交谈中发现他举手投足间
流露出一种高贵气质;
他36岁的年纪,
一边工作一边读MBA,
还会说9门语言,
意大利语,法语,德语,
西班牙语,阿姆哈拉语,
英文,Gikuyu,
Oromo,Tigrigna;
他跟我说:
他就代表着生活在埃塞
中流社会中的一群人,
懂得上进,
努力付出,
兢兢业业;
我突然想到,
如果我到了36岁的时候,
会变成什么样?
我今年已经26岁,
可依然还在彷徨,
不知道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只有和比你优秀的人对比过后
才能看到自己的无知和渺小,
你该上进了!
青年,向着中年前进;

记得有一次为了熟悉首都的地形,
方便下次同事朋友来的时候当导游
(其实是为了防止自己迷路走丢),
我干了一件很蠢又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路上搭讪了一个会说英文的大学生,
请他吃了一餐饭后让他给我当导游,
然后带着我做公交车,
一个下午坐了7条不同线路,
至少在首都我不会把自己给走丢了;

每一次都有人好奇的问我,
埃塞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度?
这是一个小车要让行人的国度,
你信吗?
这是一个见面要亲吻礼的国度,
你信吗?
这是来时抵触来后喜欢的国度,
你信吗?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
总会有很多的中国同胞
在这里奉献青春;
一个人坐公交车的时候,
都能享受到别人惊奇的眼光;
每次我都会问N个人,
直到问到会说英文的朋友,
然后再三确认目的地才放心!
也许在埃塞人的眼中,
大部分中国人都是土豪,
永远都不会挤公交车;
埃塞的公交车真的
很脏,很吵,很挤,
还有跳蚤,
甚至还会有很浓浓的非洲体香;
我记得有一次穿着白衬衫上去,
下车后袖子和领子都变成黑色的;
听不懂他们的话,
但是还是有人会搭讪,
第一个问题大多数都是:
你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
起初觉得奇怪,
但后来就习以为常,
如果韩国人不说话,
连我自己都以为他们是中国人,
更何况是埃塞人呢;
大多数的时候,
在车上只要有人盯着我看,
我就对他笑,
因为除了微笑,
我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但是特别奇怪的是,
可以收到很多很多的微笑回报;
好几次售票员都问我:
China, friend,
坐这车感觉怎么样!
我说:Very Good……
我被小偷偷过,
被流浪汉抢过,
被保安拿枪警告过,
被ZF办公室的人骂过,
还差点被关进警察局,
路上看到车祸是分分钟的事情……
可是,那又怎样,
我并不觉得这些不愉快
会让我的人生充满黑暗,
只因内心种着一颗向日葵;
我非常的愿意让别人看到和相信
这个世界其实真的是美好的……
时光总是会把一些东西或放大或缩小,
具体放大什么缩小什么取决于
你拥有什么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时常会想起,有人对我说:
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要多注意安全,
最好待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别出去;
就算好奇也别尝试,
能待在办公室就绝对不要出去,
可以坐车的就千万不要走路,
外面真的很危险……
特别是在最近国际新闻报道IS的猖狂,
负面新闻满天飞的时候,
每当听到好心的告诫,
其实我是心存感激可偏偏就是不领情;
我总是会想:
我们总不能因为知道
自己将来肯定会死,
现在就选择躺床上等死吧?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都
经历过些什么不好的事情?
外面真的如此危险
以至于让你们故步自封吗?
有些前辈会沾沾自喜的回答:
没有,
这些告诫大部分都是别人的经验;
说实话我挺欣赏所谓的经验之谈,
但是有时候也觉得有些滑稽,
毕竟万事都没有一个绝对;
你如果没有出去体验一下,
经历一些,
有时候你的发言会显得是
如此的薄弱和没有存在感;
我从不相信他们口中的
安全论就是宅着不出去,
这种过分的安全真的
会让你有存在感吗?

我跟一些朋友聊天聊埃塞的生活,
他们对我说的很多事情先是惊讶,
然后表情透露着一种
你怎么不听劝告,
是从外星来的吧?
因为我说的绝大部分事情,
他都不一定知道,
可能因为他一直在追求着
那种过分的安全感;

有可能你今天在抱怨
酒店WiFi不好的时候,
你不知道隔壁街角已经
开了一家很文艺的咖啡店,
那里环境好友人多,
重点是有很强大的WiFi可以蹭,
一边上网,一边喝咖啡,
一边聊天,
享受这份悠闲自在的生活,
这难道不算是一种幸福吗?

有可能在你周末觉得无聊
而去打麻将或是在房间睡一整天的时候,
你不知道离你15km的
大教堂正在举行神圣的婚礼,
牧师还邀请咱到场的
中国人去做见证人,
享受着那份至高无上的礼仪,
体验了一场与国内不一样的婚礼,
这难道不值得回味吗?

有可能在你抱怨公司没车没司机
外面太阳大的时候,
你可能体会不到我此刻正挤坐在
minibus上和一群黑人朋友聊得火热,
听着他们一人一句的蹩脚英文城市介绍,
这比跟着旅行社听着导游的讲解靠谱多了,
你甚至可以碰到一群
来自不同行业的精英,
EBC广播电台的记者,
作家,律师,喜来登的经理,
学生,老师,
也许还会有一些阿里巴巴(小偷)等等,
这难道不特别吗?;
有可能在你每天呆在家里
吃着地地道道的中国菜
还抱怨不好吃的时候,
你想象不到我此刻正在
一条叫不出名字的街上到处
寻找有米饭的餐厅,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
米饭还是七成熟的,
老板和服务员看到异国他行
的旅客都会很热情的问一句:
sir,好吃吗?
即使嚼着嚼不烂的米,
心里却是热烘烘的,
难道这不是一种欣慰吗?

经常听到有人跟我说:
你现在除了不会说当地话外,
余的已经和埃塞人没什么区别,
特别是皮肤;
我总是会笑:
如果变黑是我命中注定的话,
那不是还有美图秀秀在那吗?

特别特别喜欢网友写的一段话,
写在这里给所有的非漂打气:
人早晚会活成一块枯木,
与江山无猜、
与天地无猜、
与时间无猜
没有计较了,
没有风声鹤唳了,
也没有花红柳绿了。
只活成这有了风骨的枯木,
心寂寂,身寂寂,
但断然有了空间与时间的绝世风姿,
然于田野上,
或者立于永定河两岸,
任雨打风吹,
千年风雨。
特邀供稿作者简介:
姓名:林鸽
网名:影子外的人
微信号:henrylin2
现居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
敬请期待下一篇佳作:《诗酒趁年华》

欢迎各位读者给我们投稿述说您在埃塞的故事!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