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呆在埃塞俄比亚的朋友都知道,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会发现埃塞人都用一种宽宽的草叶做一个圈,前面做成一个十字架,戴在头上。也有用这种草做成戒指样的草环戴在手指上的。原来这是一项具有宗教色彩的民俗活动-复活节。

耶稣是在星期五被钉上十字架的,于第三天复活。据说耶稣知道他将在星期五被钉在十字架上,所以在此之前的星期日骑着毛驴去耶路撒冷朝拜。一路上信仰上帝的人们用新鲜的草铺在耶稣要走的路上,表示对耶稣的欢迎。后来在复活节的前一个周日埃塞俄比亚举国上下人们采集一种叫做“Zanbaba”的宽叶草来做成带十字架的草冠或者戒指,互相赠送佩带,表示欢迎主耶稣的到来。

埃塞俄比亚曾经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而其主导宗教是东正教。东正教属于原教旨主义教门,又加上数千百年的传统演变,因此埃塞俄比亚的宗教节日充满了浓厚有趣的民俗色彩。
埃塞俄比亚在复活节前
两个月开始就拉开了序幕。
教民们为复活节的到来开始斋戒。所谓斋戒,就是要禁欲:夫妻要临时分居(最典型的做法是丈夫睡地板),每天下午三点后才能吃素食(此间几乎所有的肉店都不开业,很难买到肉),不能有娱乐活动(此间东正教教徒不举办婚礼)。复活节前的星期五是耶稣被钉到十字架上的日子,斋戒活动也达到高潮。虔诚的信徒从这天的上午开始整日祈祷。第二天,祈祷活动一直持续到星期日凌晨三点,此间不吃不喝。凌晨三点的开斋饭揭开复活节庆典的序幕。千家万户杀鸡杀羊,合家团聚,其喜庆气氛及隆重程度远远大于传统的新年及圣诞节。

因为遵循着东正教传统,
埃塞俄比亚的复活节纪念活动
总是比西方晚一周到两周的时间。

埃塞俄比亚正教是历史最悠久的基督教教派之一,埃塞俄比亚正教教徒将禁食提升到一个新高度,令小编大跌眼镜。不过,一看人家开斋时的纵情和美食,顿生馋虫……

我这人,一顿不吃就心慌腿软,早饭也包括在内。因此,埃塞俄比亚的禁食风俗早就让我……心慌腿软。“四旬斋”(Lent)不吃巧克力、星期五不吃肉改吃鱼,对埃塞俄比亚人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埃塞俄比亚正教教徒禁食意志十分坚定。忠实的信徒每年禁食165到250天不等。每星期三和星期五,他们不吃任何动物制品,包括肉、蛋、奶。此外还有七个常规禁食期。其中持续时间最长的是四旬斋和“将临期”(Advent)。复活节之前的四旬斋,埃塞俄比亚正教徒连续禁食55天,超过天主教徒的40天。除了不准吃任何动物制品以外,每天下午三点之前不准吃、不准喝任何东西。有些人甚至停止刷牙,以防牙龈出血不小心咽了下去,破了规矩。

今年四旬斋期间的一天早晨,亚的斯亚贝巴明媚阳光,我端着茶走出家门。邻居是位上了年纪的大爷,和许多同年龄的埃塞俄比亚人一样,他身材精炼、精神矍铄。看到他正好也在晒太阳,我操着结结巴巴的阿姆哈拉语问,壶里茶还很多,想不想喝一杯?大爷笑了笑、摇了摇手。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立刻退回家里,在邻居们看不见的地方继续喝茶。因为人家可能都要禁食到下午。禁食不仅仅是禁“食”,甚至扩展到包括酒精和卧室内的活动……虽然教会的戒律并没有明说禁食期间必须禁止喝酒、禁止性生活。但是,正教徒还是自觉自愿地“加大了赌注”。午休期间,我走访我一个亚的斯亚贝巴大学的老师朋友。他抬起眼、从花镜上方盯着我说,“许多人相信,禁食是对身体的惩罚,因为他们认为人有罪。”他双手握在一起、颀长的双臂放在桌边,庄重地接着解释道,“人是由精神和肉体组成的。成为完人,必须在两者之间做到平衡。我们自私的那一面总是要占有一切。通过禁食,我们可以学会保持平衡。”



1991年,埃塞俄比亚内战如火如荼,叛军朝亚的斯亚贝巴推进,惊恐万分的亚的斯亚贝巴人禁食三天、抵御灾难。几乎没有多少战斗和流血,亚的斯亚贝巴就落入叛军之手。现在,禁食的后果包括,咖啡馆、餐馆生意额严重下降,还有,大批美味素食填补无肉的空缺!最好吃的一款素食是用埃塞俄比亚特产的画眉草面包打底。松松软软的扁平面包上,覆盖着香辣的蔬菜、豆类大杂烩。另外,还有许多绕开奶制品的秘方。比如,禁食款玛琪雅朵(macchiato)以豆奶取代牛奶。搭配不再禁食之列、当地特产的那种没有圈的甜甜圈面包,味道好极了。从1998年以来一直生活在亚的斯亚贝巴的一位英国人说,“我注意到,长期禁食期间,葬礼好像总是有所增加。禁食对身体影响很大,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他的妻子是埃塞俄比亚人。我问他,有没有参与禁食、表示对妻子的支持?他回答说,“要是亚的斯亚贝巴有好的海鲜,我还能做到不吃肉。再说,我喝茶,不加奶真不行。”



禁食期间,咖啡馆就不会这样人丁兴旺了。不过禁食结束后,埃塞俄比亚人真是全心全意地拥抱解放。在非洲,埃塞俄比亚人均肉制品消耗量位居首位。禁食期结束之前的几天,路上总能看到牧羊人赶着成群的牲口;家庭主妇揪着鸡腿、倒拎着着嘎嘎叫的鸡。鸡就要上餐桌,成为禁食结束时的特色菜“炖鸡”了。复活节星期日上午,公路两侧可以看到一堆堆的兽皮,等着皮革厂来收购。旁边,一群群山羊懒散地溜溜达达,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命运。埃塞俄比亚人坐在一旁的桌子边儿,就着当地特产—切成小块儿的生肉—喝啤酒。与埃塞俄比亚人的极端禁食紧密相连的,是他们对“共食”的挚爱。好多次,我曾遇到大口吃肉的陌生人挥手招呼我过来一起吃饭。不管自己多么贫穷,埃塞俄比亚人总是热情好客、慷慨大方。也许,这正是从禁食当中学会的珍贵一课?

在文章底部可以评论您对“斋戒”、“禁食”的看法……


欢迎大家跟我们讲述您在埃塞俄比亚的所见所闻
投稿信箱:enterethiopia@qq.com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中国人与埃塞人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埃塞俄比亚新闻汇总(2016年4月上旬)埃塞俄比亚周边地区暴力冲突的真相!埃塞俄比亚人是如何看待中国人的埃塞俄比亚手机上网流量包开通指南美女之国:埃塞俄比亚美女研究报告

服务项目
Service
1. 酒店签证、商务考察、投资咨询、市场调查
2. 租房租车、翻译向导、机械租赁、物资采购
3. 清关物流、法律咨询、注册公司、保险代理
4. 广告制作、媒体宣传、华人论坛、网络商城
5. 房地产开发相关咨询
与我联系:
QQ:232564252??微信enterethiopia
电话:+251929108833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