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7日,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在提格雷州的首府默克雷市以及世界上其他城市庆祝其成立44周年。

值此之际,该组织发表了迄今为止最强烈的声明之一,批评该国在总理阿比伊·艾哈迈德的领导下所走的道路。

 

此组织谴责那些在他们看来是在光天化日下破坏宪法秩序的行为,并发誓在该国陷入无政府状态时,它不会袖手旁观。

声明称,内部和“外部力量”共同破坏埃塞俄比亚的团结与稳定,并谴责“外部干涉”。

声明还指出,那些为国家带来变革和发展的人受到指责和责难,而那些破坏国家的人却被视为英雄。

它还称,EPRDF(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给该国带来的许多发展因政治目的而受到玷污。声明说,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为埃塞俄比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发展和稳定,相比27年前,今非昔比。

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的领导人表示,将与所有信奉革命民主、联邦制和宪政秩序的地区力量合作,捍卫国家的宪法和稳定,必要时进行变革。

声明说:“我们不会就我们制定的宪法秩序进行谈判。”

最后,声明请厄立特里亚人民与它(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站在一起,为和平与正义而斗争,并提醒说,在其他人反对厄立特里亚的时候,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始终支持他们。

此声明标志着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内部的冲突又一次升级。

自从阿比伊·艾哈迈德担任埃塞俄比亚总理以来,在EPRDF(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的大部分决策中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一直被排除在外。事实上,有些人甚至声称,当前的领导层基本上是按照行政命令来决策国家事务的,这与过去的组织运作方式完全不同。

根据目前的声明,TPLF似乎开始放弃EPRDF及其领导班子,并打算与其他力量一道与其进行斗争,争取变革。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You Tube上搜索“44th TPLF anniversary”查看详情。

 

 

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

(吉兹字母:ህዝባዊ ወያነ ሓርነት ትግራይ;提格雷尼亚语:ḥizbāwī weyānē ḥārinet tigrāy,直译为“(争取)提格雷自由人民革命”),简称提人阵,是埃塞俄比亚的一个提格雷人政党。

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成立于1975年2月28日,前身是提格雷民族组织。

1980年代中期,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逐渐崛起,成为埃塞俄比亚最主要的反对门格斯图独裁统治的力量。

1989年,以提人阵为核心的政治联盟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成立,并与一直争取厄立特里亚独立的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结盟。

1991年,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领导的武装攻克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门格斯图政权垮台,提人阵领导人梅莱斯·泽纳维出任过渡总统。

该党是执政联盟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的成员。

 

该国各民族之间在资源问题上的分歧一直是造成大规模流离失所冲突的根本原因。而由改革派总理阿比伊·艾哈迈德(Abiy Ahmed)领导的政府,有可能会加剧种族摩擦。目前族裔之间的紧张局势是埃塞俄比亚现在最主要的问题。

去年上半年,埃塞俄比亚国内流离失所者的人数达到140万,超过了叙利亚。到2018年年底,国内流离失所者人数已达到240万左右。

提格雷人只占埃塞俄比亚总人口的6%,但他们却一直是占主导地位的少数民族,因为他们属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换句话说,尽管他们的人数不多,他们还是有影响力的。

近20年来,TPLF拥有无限的权力。但是,执政联盟内部最近的改革改变了该国的政治格局,包括任命阿比伊·艾哈迈德为总理,以及在EPRDF(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内部进行前所未有的权力重组。

 

族裔政治:

尽管不同族裔之间存在着分歧,政府还是设法在国家的层面维持和平。然而,这种走钢丝的行为变的越来越危险。

2017年,索马里和奥罗米亚地区种族冲突升级,导致国内流离失所者增多。2018年,Gedeo族和Oromo族之间的冲突导致在奥罗米亚、南方民族等地区近97万人流离失所。速度和规模令人难以置信。

族群间的紧张局势和暴力冲突对许多区域的新领导人带来了重大挑战。阿比伊的激进改革议程虽赢得了各方赞誉,但改组政府却给种族紧张局势埋下了隐患。

虽然冲突是由资源或土地等其他分歧引起的,但受害者总是声称政客们利用种族分歧来分裂和统治,或巩固他们的利益。事实依据就是:冲突影响的是普通大众人民,而不是政治精英。

一名要求匿名的人道主义援助工作者说:“每天都会发生新的流离失所的现象,由于地缘范围广,在所有地点协调救援实际上是不可能的。”

换句话说,政府应该透明,告知民众其正在努力采取行动,解决冲突、进行人道主义救援。

 

提格雷人害怕权力的转移: 

虽然国内流离失所者中只有很少数的提格雷人,但他们一直担心权力从TPLF手中的转移会使他们暴露并处于弱势。

反提格雷人的情绪导致了暴力冲突,从封锁道路和强行阻止通行,到袭击奥罗米亚和阿姆哈拉地区的提格雷人企业和居民。

在位于亚的斯亚贝巴以北750多公里的提格雷州的首都默克雷,许多人感到被其他埃塞俄比亚人孤立了。这个城镇的居民声称这个国家的其他人讨厌他们。

提格雷人说他们因与TPLF的联系而被指责犯下种种罪行。

 

替罪羊:

默克雷大学的法学教授Gebre Weleslase教授说,到处都充斥着谎言和不实的谣言,TPLF成了影响该国的各种弊病的替罪羊。

他批评阿比伊总理没有谴责种族冲突,这些冲突导致成千上万的提格雷人逃离阿姆哈拉地区前往提格雷地区。关于埃塞俄比亚人对TPLF的仇恨延伸到提格雷亚人的说法,他表示,许多提格雷人在TPLF统治下忍受了多年的贫困,他们并没有得到像承诺一样的财富,就像其他埃塞俄比亚人一样,他们感到被背叛了。即使是那些不喜欢TPLF的提格雷人,也可能被迫求助于它的庇护,以求安全和生存。

 

最后的想法: 

阿比伊总理必须在提格雷人的利益与其他各方取得微妙的平衡。

从历史上看,堤格雷地区的人民是非常有决心的,如果总理想要完成涉及地区发展、与邻国长期和平相处以及社会政治一体化的改革议程,这一点是绝对不能忽视的。

虽然国家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但一些埃塞俄比亚人认为,民众也应该承认自己影响国家的固有问题和部分偏见。埃塞俄比亚人也必须愿意承担责任,因为政府不能承担所有的事情。人们必须寻求新的思路来取得该国和解和发展的最佳方式。

 

 

更多信息请关注我们的官方网站

www.2eth.com

联系我们:enterethiopia@qq.com

微信:enterethiop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