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日,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埃塞俄比亚首都悼念一位民族英雄,警方向骚乱的示威者发射了催泪瓦斯。

这场骚乱发生在为Simegnew Bekele(贝克莱)举行的国葬上。Bekele是价值50亿美元的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项目的首席工程师。

上周日当地时间上午11点左右,贝克莱的遗体在一辆装饰有花环的灵车里被运抵该市的梅斯克尔广场,随后是大约50辆白色汽车。

目击者说,一些人在被阻止跟随贝克莱的棺木到他将要安息的教堂后变得愤怒起来。

“在大约20分钟的时间里,他们一直在高喊,本届政府还不算民主,”35岁的经济学家、在广场上的比斯莱特·特舒厄(Bisrat Teshome)说。

几名抗议者随后爬上一根电线杆,试图将目前的埃塞俄比亚国旗换成没有徽章的旧国旗,这是一种政治挑衅行为。

泰斯霍特说,这颗星星象征着埃塞俄比亚民族的多样性和团结,但公众长期以来一直对执政党在没有经过和公众协商的情况下将它添加到国旗上感到不满。

“他们(警察)开始向人群中投掷催泪瓦斯。然后每个人都跑掉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催泪瓦斯。”目击者说,还有一群人在被催泪弹袭击后被紧急送往医院。

成千上万的埃塞俄比亚人聚集在梅斯克尔广场参加了贝克莱的葬礼。三天前,贝克莱的尸体在这里被发现,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起暗杀事件。聚集在一起的人们呼吁对贝克莱的死亡进行彻底的调查,在首都各处都能听到喊声。国家葬礼的安保极为严密,广场周围的道路被封锁,街道两旁排列着全副武装的士兵。

一个受欢迎的人物

贝克莱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名人,他已经成为这个国家复兴大坝项目的代名词,这个项目也是民族自豪感的源泉。

一支巨大的铜管乐队伴随着贝克莱的灵柩穿过这座城市,送到了圣三一教堂(Holy Trinity Church),他将与海尔•塞拉西一世(Emperor Haile Selassie I)、已故总理梅莱斯•泽纳维(Meles Zenawi)和英国妇女参政论者西尔维亚•潘克赫斯特(Sylvia Pankhurst)一起安葬在那里。

 

革命变革的时代

自从4月阿比·艾哈迈德总理上台以来,埃塞俄比亚经历了一段前所未有的变化。这是阿比担任国家领导人期间公众第三次聚集在梅斯克尔广场。

在短短3个多月的时间里,阿比释放了数千名政治犯,结束了与厄立特里亚的战争状态,承诺开放经济,并在上周末访问了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埃塞俄比亚籍移民,要求他们回国帮助建设自己的国家。

但尽管目前埃塞俄比亚的乐观情绪高涨,但也存在不容乐观的一面。今年6月,阿比在梅斯克尔广场(Meskel Square)举行的一次集会上,一场爆炸造成两人死亡,150多人受伤。次日,市民们在同一地点组织了一场大规模集会,表示支持阿比的改革。

阿比是埃塞俄比亚第一位奥罗莫族的总理。奥罗莫族约占这个非洲国家1亿人口的三分之一。他被执政联盟任命为总理的目的被外界认为是为了平息奥罗莫人和其他民族之间的分歧。

 

复兴大坝

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是非洲最有影响力的基础设施项目之一,强调了埃塞俄比亚的目的,即成为主要的电力出口国。建成后,青尼罗河大坝将提供6000兆瓦的电力作为出口和国内使用。

这个将近50亿美元的项目最引人注目的一点是,它完全由埃塞俄比亚提供资金,没有任何外国投资。根据官方数据,该项目20%的资金来自埃塞俄比亚发行的债券,其余80%来自税收。

埃塞俄比亚投资委员会主席Belachew Mekuria说,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觉得他们对大坝做出了贡献,这也是为什么Bekele的死震撼了这个国家。

他说:“这个项目意义重大,因为它意味着对世界把埃塞俄比亚描绘成一个饥荒之地,一个穷人聚居的地方说,不!”

简而言之,他说,大坝的成功将“象征”埃塞俄比亚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