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给你一块木头,

你可以去选择慢慢腐烂,

也可以选择熊熊燃烧。

       我知道这趟行程将会是艰难无比,但依旧义无反顾的挎上背包踏上了飞机。

       这气势,说的豪壮一些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说的悲壮一些是风萧萧兮易水寒……

在埃塞俄比亚呆了这么许多年,一直想去目睹一下位于埃塞俄比亚的世界奇观-活火山的真容,却被各种理由搪塞停滞不前,很失败。什么叫失败?就是前怕狼后怕虎,怕死了,连试都不敢试。人最可悲的是,有自由的思想,却没有冲破羁绊的勇气。

       默克雷最好的酒店Planet酒店经理也是老友Tesfaye跟我打电话:“Tree啊,不要老呆在亚迪斯,来这边看看!”J也从南非飞了过来:“一起去吧!”于是召集了三五驴友一起出发,不知道这是叫舍命“陪”君子呢还是一起“浪”天涯。

       只要是能陪你走这么一遭的,那绝对是生死之交!

  默克雷是一个很干净的城市,没有那么多的五光十色,没有那么多的夜夜笙歌,像一位安静的女子只是端庄的坐在角落,波澜不惊。

       海拔2300多米,气温跟亚的斯亚贝巴差不了多少,风很大,这里的人也很温婉。接待我们的默克雷妹纸Gerea一直问我下次什么时候再来默克雷,我说明天,她瞪大了眼睛:真的吗?

 我们在车上装满了面包和水,还有露营的睡袋和床垫,俨如一支远征军出征之前进行的补给。我递给司机小哥Amdi我的U盘:Chinese Music(中国音乐),Amdi眼睛放着光:Chinese Music光久!(中国歌好听)。

       一路朝着Erta Ale火山的方向疾驰,我们在盘山公路上蜿蜒行驶,穿越了无数的山峰。不多久,前方的视野忽然开阔起来,出现一片平坦的洼地,一个镇子突然就冲进我们的眼睛里面。这里海拔1400米,随着海拔变低气温也变得炎热起来。脑洞大开的我忽然想到了《西游记》里面的火焰山,在这里是否会遇到美丽的铁扇公主呢?她是否又会把扇子借给我们呢?这里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于是,我们遇见了她……

趁着司机加油的空隙逗了一会儿这枚非洲版的“蒙奇奇”便继续上路了。生活是否缤纷,在于我们懂不懂给它添加各种色彩,生活应该是,哪怕残缺,也应该即刻开始出发,一步步变成自己理想的样子。

  出去走走,看看不同的风景,接触不同的人和事,你会发现,你的烦恼原来是那么微不足道。看着面前的山羊吃着英吉拉和意大利通心粉,我只想说:好洋气哟。

       我们继续往低地里面行驶,海拔越来越低,植被越来越稀疏,气温也越来越高,远处不时会看到小的龙卷风卷起的灰尘,一层层的热浪迎面而来。车里的响起费翔的歌曲:“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燃烧了我!”车里三个评委一齐转身:音乐很应景!

       在附近村子的长老那里取得了通行的许可之后便进入了这片神秘的土地。周围全都是黑色的熔岩石,下午4点,地表温度已经达到了42摄氏度。这应该是我来过最热的地方了。

       看着延伸到天边的黑色的道路,我有些迷茫了,但是我从不逃避现实,在必要的时候我会拿出足够的勇气。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按摩”路,到达了火山脚下的营地,荷枪实弹的阿法尔战士在营地周围巡逻。我们也将在这里晚餐,然后便挺进“大火山”。

好心的当地人会把一些瓶盖放在地上,里面洒一些水,这样炎热地区的鸟儿也能解渴。

 夕阳西下,天也慢慢擦黑了,萌宠骆驼们也饱饱的吃上了一餐,替我们背上行囊,整装待发。

       接下来的四个小时的徒步登上火山口可以说让我永生难忘。我从来没有觉得这四个小时会感觉有四年那么长。

       天已经黑透,视野全靠着自己携带的手电筒,不然完全看不清脚下的路。先是穿过了一片沙地,一脚深一脚浅的艰难前行。入夜后气温大概也有三十五度左右,风很大,吹的后脑勺凉飕飕的,只得扎起了头巾。岩浆凝固之后的路非常难走,有些扎脚,此时此刻一双舒适的运动鞋可见是多么的重要。加上有一定的坡度,感觉体力渐渐的在流失。

       第一段路走了大约40分钟,后面又休息了两次,最后感觉体力有些不支,水也喝完了,我和J搀扶着休息。一位“大脚”阿法尔男孩一直在陪着我们,为什么叫“大脚”,因为那个时候,体力透支,意识有些恍惚,支持我走下去的,只有一直走在我前面的他那双大脚。

       红彤彤的火山口一直在前面,可是感觉好远好远,但是我知道,不管走多久,最终会走到,就像不管雨下多久,最终彩虹会出现。不管现在你有多难过,始终要相信,幸福就在不远处。

 人如果知道自己的目的地,何必在意此时在漂泊。

 终于抵达火山口,因为风向问题,我们等待了大约半个小时,待风向改变之后再谨慎前进,空气中弥漫着火山喷发出来的刺鼻气体,即使戴着口罩也不能大口大口的呼吸。加上前几个月火山刚刚喷发,熔岩并没有凝固的非常结实,我们用棍子杵着地面确定不会陷进去。我一路提醒着大家注意脚下,结果自己却挂了彩,一脚陷进脆弱的熔岩石,锋利的石块边缘划伤了小腿,简单包扎之后继续向前,才发现火山口原来近在咫尺。

       现在我忽然明白鸡血为什么跟火山岩浆一个颜色了。所有的人都跟打了鸡血似得兴奋起来,包括我。眼前的景色让所有人瞬间忘却了一切的疼痛和疲惫,手机相机一阵“咔咔咔”。

       火山口底下的风呼呼的刮着,岩浆就似一个超大的火锅,辣油在里面翻腾,时不时扑到脸上的热腾腾的空气只不过不是麻辣味而是刺鼻的硫磺味。

       如果你放不下过去,如何轻松过好现在?如果你恐惧未来,你如何笑着面对现在?现在畏手畏脚,将来的苦难你要怎样承担?

       如果你活在胆怯中,你将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可以变得有多伟大。

       在离火山口不远的地方我们裹着睡袋垫着床垫露营了一夜。躺在地上仰望满空的繁星闪烁,美的让人舍不得入睡。一颗又一颗的流星划过天际,“我的愿望已经许完了,可是还有多的流星。”“留着以后有其它愿望了再补上吧!”

       不忍入睡的我还是沉沉的睡了过去,再醒的时候天已蒙蒙亮。

 火山的日出别有一番风情,伴随着火山口喷出的烟雾,仿佛古战场上的烽烟弥漫。再回眺一眼昨日夜晚我们走过的地方,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力量和鬼斧神工。

 下山的路看起来轻松其实也并不轻松,不过好在可以仔细看一下昨夜到底走了什么样的路。其实连我自己都惊讶,这样的路我竟然走过来了。

下山差不多花了同样的时间,由于出发的比较晚,导致到了上午十点的时候还没有走出这片荒芜的沙漠熔岩之地。阳光很毒辣的烤着一切可以烤到的地方,我的内心也变的焦灼起来。就在我在路边喘息的时候,“阿拉伯”妹纸骑着骆驼比着剪刀手从身边飘过……

       跟上山一样,水也喝完了,在高温底下体力依旧流逝的飞快,一路上全靠着一个信念:翻过这个山头就到了!于是乎,我们翻过了无数个山头。曾一度,我以为我会在沙漠里面迷路。

       有些时候,不要像个落难者,告诉所有人你的不幸。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的委屈要自己消化,你的故事不用逢人就讲起,真正理解你的没有几个,大多数人会站在他们自己的立场,偷看你的笑话。你能做的是,把秘密藏起来,然后一步一步变得越来越强大。

       迷途漫漫,终有一归。摇摇晃晃的终于摸回了营地,简陋的营地现在对我来说就是沙漠中的绿洲。一口气灌了瓶果汁,又把一整瓶水倒在头上,跌坐在小石头房子里面。英国电视台的迈克尔笑着对我说:欢迎回来,我的勇士!

       我只能再说一次,能一起来火山的,无论肤色、无论国籍、无论性别,那都是生死之交!

       坐在小板凳上,啃着面包,喝着热茶,此时此刻的我感觉无比的安心,是秋裤扎在袜子里面的那种安心。

      当你在犹豫的时候,

这个世界很大;

当你勇敢踏出

第一步的时候,

这个世界就会慢慢变小。

看不同的风景,

见不同的人,

听不同的故事。

感谢一路有你,

向阳向暖,

未曾离开!

这一生必须要来一趟非洲。

我在埃塞俄比亚等着你,

你又在哪里?

 

-作者-

崔轶@微信号:viccy520

走进埃塞创始人,专栏作家。

经授权发布本文,转载请联系作者。

欢迎读者给我们投稿发表您在埃塞的感受

投稿邮箱:enterethiopia@qq.com